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科普|我想去湛江发展!西安小伙口述广西北海“资本运作”传销洗脑套路

楼主:防骗卫士 时间:2020-12-31 16:26:14

 

小唐拿着洗脑教程,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警示大家


误入传销的案例并不鲜见。有人及时悔悟逃离,但也有人执迷不悟越陷越深,酿成悲剧。 


近日,本报“打击传销20年”系列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在为受害人感到惋惜痛心的同时,我们也不禁感到疑惑:传销是如何给人洗脑的?为什么这么多人屡屡被蛊惑? 


昨天,打入传销组织13天的西安小伙小唐,拿着从广西带回来的洗脑教程、上课笔记找到三秦都市报记者,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警示大家。 


“这是个赚钱的生意” 


小唐,26岁,西安人,2013年进入西安南郊一家商场当保安。刚工作不久,他认识了小他一岁的女友小天。 


两人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让小唐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几个月后,小天对他说,在这里挣得太少,没前途,想辞职。 


小唐心想,让女友出去闯闯也好,于是,小天先后去了上海、深圳、郑州等地,都是在电子工厂的流水线当工人。 


2017年4月,小天回到西安,两人吃饭时,她有些漫不经心地说,“我想去湛江发展。” 


小唐感到不解,“湛江有熟人吗?”小天说,她有个朋友在当地开了家水果连锁超市,刚开业,缺人手,想让她去帮忙。 


“此前,我一直以为她去了湛江,后来我去了后才知道,真正的地方在广西北海。”昨天,小唐告诉记者,女友离开西安后没多久,女友的母亲也去了“湛江”。 


因为是异地恋,他俩之间很少打电话,每天都是在聊微信,“她说开水果店很忙,无法接听电话,但这是个赚钱的生意,一直怂恿我也去。” 


今年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全国11个城市被列为2018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其中就有广西的北海、桂林和南宁。 


近年来,通过媒体的大量报道,在这3座城市从事传销的人,从不会主动提起自己在广西,以此来达到骗人的目的。 


“你先过来看看,替我把把关” 


今年春节,小天回西安过年。 


“你的年龄也不小了,当保安干得辛苦又赚不了多少钱。”女友说得声泪俱下,“你先过来看看,哪怕不做,也算是替我把把关。” 


女友一哭,小唐有些动了心,暗暗在心里盘算起来:给单位请几天假,去广东看看女友说的靠谱不?也算是换个城市,和心爱的人一起打拼。 


4月2日上午10点,小唐和小天一起坐飞机,离开了西安。 


第一个让他没想到的是,女友在订机票时,目的地城市选择的是广西南宁,而不是广东湛江。 


“我感到纳闷,后来女友说去南宁的机票才300多元,而去湛江的机票是906元,先飞去南宁,再转车去湛江,可以省钱。” 


走出南宁机场时,小唐又一次傻眼了。“我们从机场出来,女友直接带我上了从机场到北海的大巴车。” 


在车上,小唐昏睡了3个半小时。下午1点多,他被女友带到了北海市内一个很高档的小区。 


“三室一厅,小区就在海边,还是电梯房。”小唐说,当时屋子里除了女友的母亲之外,还住着一男一女两人,“女友声称,这是她朋友的家。” 


此外,当你进入传销组织后,你每天的一举一动、见了哪些人、说话内容是啥、你有哪些疑虑等等,都会有人记录下来,发给传销组织高层人员。 


“三会定乾坤” 


第一顿饭,是女友的母亲做的,5个人炒了4个菜,还喝了啤酒。 


吃过饭后,小唐被女友带去海边散步。“空气蛮好,我俩聊得也很好。说着说着,女友给我讲到了经济形势,介绍了当地的一些发展项目,说的都是很工整的句子,像是特意背过一样。” 


此时,小唐已经可以肯定,女友进入了传销组织,并且已被成功洗脑。怎么办?他一边装模作样地听,一边在思考对策。 


当晚回到家,小唐仔细观察了一遍屋子的布局,发现了端倪。“床单多、被子多、用过的一次性纸杯多。”小唐告诉记者,如果是正常的家庭,谁会准备这么多的被子?此外他还发现,屋子里的几个人彼此间很少说话,从不看电视。 


第二天一早,8点刚过,屋子里的几个人齐刷刷都起床了。 


合住的一男一女,带着小唐和女友再次去海边散步。与前一天不同的是,在经过一处售楼部时,这对男女结伴进去了,声称要买一套海景房,来了解房价。 


“那个男的装出一副很阔绰的样子,说自己去年挣了几百万元。”事后小唐才明白,这所有的情景都是演戏,有剧本、有剧务统筹、有群众演员。 


“三会定乾坤”


所谓“三会”,指的是会前会、会中会和会后会。 


“每一位新人在进入“资本运作传销组织前,你的推荐人都会将你的全部情况发给上线。”这些情况大致包含30多项内容,比如:家庭成员、婚恋情况、性格特征、习惯动作、口头禅、嗜好、社交圈等等,其细致程度远超正常人想象。 


在你进入传销组织的第三天左右,传销组织高层会开“会中会”,目的是“找新的说辞,来解答你的疑虑”。等7天之后,不论你是留下还是离开,传销组织内部都会再次开会,分析原因,研究新的套路。 “整个过程环环相扣,没有反传销常识,很多人会动摇。


“每个人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正式的洗脑,是在小唐进去后的第三天进行的。 


这天一早,他被女友带去隔壁一个小区,见一位陕西老乡。“这位老乡事业很成功。”女友边走边介绍,“你和他聊聊,学一学怎么挣钱。” 


这位操一口流利普通话的陕西老乡,打开电脑,先让小唐看视频。“一段播放完再播放一段,看了整整90分钟。”小唐说,视频都是经过特意剪辑的,主要是当地政府的发展思路、政府文件和一些领导人讲话,“他说这个项目是行业内运作的,国家政府支持,不会让你亏本”。 


90分钟后,陕西老乡找理由支走了小唐。这天下午,小唐又被女友带去,与“一对事业有成的夫妻”聊天,“每个人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像是复制粘贴一样。” 


小唐告诉记者,他曾在2015年前后看过有关传销的报道,“即便如此,我有好几次都动了心思,感觉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人生一下子找到了方向。” 


在广西北海,小唐待了整整13天,他向警方举报,端掉了这个传销窝点。昨天,小唐和女友、女友的母亲一起回到西安。 


“如今想想,13天时间,像在演绎一部大片,更是一场与‘传销洗脑’的战争。”小唐说,传销活动是一种对社会影响极大的犯罪行为,不仅对经济有危害,社会危害更大。因为它给人心造成了损害,造成爱、善的流失。它让人性丧失基本的道德标准。你在被洗脑的同时,世界观会发生变化,甚至给别人去洗脑,这是很可怕的。 


通过封闭的、高强度思想灌输,传销组织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对新人完成洗脑。阮班军说,小唐的经历对广大年轻人来说,其实是一堂生动的“常识”课。常识就是,天上不会掉馅饼,也不会有交3000元钱就能每月坐收20万元的好事;常识就是,没有不付出努力就能获得的成功,一本万利的机会也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此文系转载,来源于三秦都市报,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反传防骗快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