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盘点 2016年上过《电商参考》人物榜的宝宝们

楼主:电商参考 时间:2019-08-09 09:39:53


2016年转眼即逝,在过去的一年中,“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掀起了一股电商创业的热潮,一匹匹电商黑马闯入人们的视线,当然这少不了电商领军人物们的努力。本刊这一年中也在全国县域挖掘了各类电商牛人,一起来看看这些英雄事迹吧。

刘文高:

“中国第一淘宝村”创始人

自从李克强总理去了“中国第一淘宝村”青岩刘村,这里一下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刘文高的生活节奏也再也慢不下来。有时,他一天要接待近20拨前来“取经”的外地访客;有时,还要受邀出席活动并发表演讲。经历两次全球金融风暴,三次从零开始的创业,当初白手起家、在义乌小商品市场经商闯荡的刘文高,在2005年成为了青岩刘村“旧村改造”两新办主任、“中国第一淘宝村”创始人。当时的电商就是在进入门槛较低的淘宝网开店,2009年,在刘文高提出发展电商时,当地网商只有30多家,但截至2010年底,村里已经集聚了不下2000家网店。不仅本地村民纷纷上网开店,许多外地人也开始涌入青岩刘村,在当地租房创业。


王茜:

走进联合国的村淘合伙人

王茜,这个28岁的河南姑娘,因为一个农村梦,和联合国联系在了一起。在联合国的讲坛上,她说:“我觉得每天都很充实,村民们对我都非常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村里的人能都不要再出去打工了,都能留下来有事做,和我一起让村里发展得更好一点。”之所以推荐王茜,因为她所在的村子是贫困县认定的贫困村,对于全国发展农村电商有可借鉴意义。其次,王茜作为外来媳妇,从陌生到口碑,她做村淘成功的经历可复制。此外,王茜非常有信仰——只为村庄生活更美好,这值得全世界有志改变农村困境的人学习。


贾培晓:

一门草柳编手艺玩出13个淘宝村

贾培晓,1980年生于山东省博兴县湾头村,始于九年前的一次创业,让他的人生命运从此和传统草柳编手艺绑在了一起。让村里人对贾培晓刮目相看的是,2009年底他买车了!2010年初他去县里最好的小区买房了!于是,村里人包括外村人家家户户开始做淘宝了。贾培晓觉得,正是乡亲们一起做电商,才成就了后来的湾头淘宝村。在他的创业带动下,博兴县迅速崛起13个专注草柳编产业的淘宝村。


丛东日:

名校硕士把家乡苹果卖到阿里三万亿现场

在阿里2016年电商交易额突破3万亿的历史性时刻,阿里邀请了8位神秘大卖家来到现场,丛东日就在其中。原来3块钱一斤都不愁卖的栖霞苹果,今年价格下跌到1块以下都无人要收。如此萧条的情况下,一处有30多户果农的苹果合作社,社里果农种植的栖霞苹果市场收购价格却高达7块一斤,包装后的苹果能在网上卖到20块一斤。丛东日就是这合作社的主人,他将传统农业果园产品通过电商的渠道进行新形态的销售模式,成为农村电商的典型代表。


李春望:

“造星式”地打造爆款农特产品

在农产品类目中,有那么一家神店,从一个每天只进账几十元的农特零食小网店做到年销售额接近3亿的新星。它叫西域美农,创始人是拿着5000元的起步金开始创业的李春望。他用了7年时间,把新疆最好的产品推了出去。然而,当零食这片昔日的线上蓝海市场逐渐变为红海,以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一系列零食品牌实力的日渐强劲,西域美农要怎样做才能继续保持在线上零食市场的持续发力?李春望给出的答案是:多平台运营,依托服务商身份,打造地方销售团队,以挖掘更多具有地方代表性的农特产品。


单玉佩:

八十高龄老顽童创业开网店

早晨起来打开电脑看看店铺新增的订单,随后到街上购买一些包装的物料,在老伴的帮助下对产品进行包装、贴快递单。对于单玉佩来说,除了村子里自家的小卖部,淘宝上的网店“老党花卉”成为了他每天生活的一部分。跟大部分老人的生活方式相比,单玉佩的晚年生活因为电商显得尤为丰富。在江苏省沭阳县新河镇,76岁的单玉佩因为开网店成为了村里的“网红”,陪伴他一起开店创业的还有他79岁的老伴,对此村民们在茶余饭后都热议纷纷。在新河镇大营村,当地村民每家每户普遍都开有网店,但如此高龄的“掌柜”还是让村民们感觉很好奇。据了解,目前单玉佩的网店生意还不错,多时一天能挣1000多元,少时也有几十到几百元,单玉佩也越干越有劲并乐在其中。


韩文静:

高位截瘫“油桃妹”走上网红创业路

16年前,一场车祸导致韩文静高位截瘫,当时年仅10岁的她不得不坐上轮椅,就连基本的生活都需要家人照顾,她一度非常悲观。而就在3年前,她以网红的身份出现在外界眼前,为自家的油桃代言,以励志形象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油桃妹”。2014年,她又筹建了自己的家庭农场,计划打造成一个可以吃、可以玩、可以住的度假旅游胜地。一个身材弱小的小姑娘身上,发生如此大的改变,尤其近三年的快速蜕变,让很多人讶异不已。对此,韩文静深有感触:“我赶上了好时代,是互联网,是电商创业,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李爱爱:

95后淘宝女主播走上职业村红路

舞蹈系大三在校生李爱爱和淘宝很多草根红人的经历一样,几年前,她是一个淘女郎。在拍摄各大店铺宝贝的过程中慢慢地认识了不少商家,有较强镜头感的她也渐渐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于是,当去年淘宝达人出现的时候,递交了申请的李爱爱很快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在淘宝直播平台正式上线后,李爱爱也多了一个“网红女主播”的身份。一次偶然机会,李爱爱受邀去农村做实地直播。她在农村田间地头上落落大方的表现为她吸了1万多粉丝,也让这场直播打破了当时淘宝直播的记录:全天累计近30万人次围观,同时在线人数峰值近5000人,其中最火的一段直播观看人数达到16万。这场持续一整天的直播竟让她多了一个“村红”的名号,李爱爱对此非但没有避之不及,反而深以为傲。


查海涛:

阿细族后人给蜜蜂连上WIFI

作为阿细族的第41代传人,查海涛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和父辈们学习手工酿蜜技艺。不同于城市工厂所生产出的掺杂糖浆经过勾兑过的调和蜜,阿细一族严格恪守着祖辈们传下的酿蜜原则和古老传统——只生产自然状态下的生态蜂蜜,并且一个野蜂巢一年只采割一到两次。2008年,从日本留学归来后回国创业的查海涛,开始在淘宝卖起了阿细蜂蜜。因为湖南卫视“乡村发现”栏目一期对其报道,让查海涛的淘宝店销售额突破了100万。紧随其后,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让他的店铺从10多万淘宝卖家中一下子冲入了淘宝蜂蜜类店铺前三。2011年,其创立的品牌阿细蜜源开始入驻天猫,如今,阿细蜜源天猫月销量达到100万元,全年销售额超过了1000万元。


刘丽丽:

“农二代”白手起家卖樱桃做到年销800万

她,一个四星级酒店的会计,虽然因为家庭原因没能接受高等教育,但却是村里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2008年的她除了家里50多亩樱桃树,其他什么都没有,一年多的时间,边钻研边经营。她身兼多职,又当客服又当美工,又填单子又发货,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终于把淘宝店开出了规模,尤其在樱桃旺季时。旺旺基本处于爆掉的状态。2010年,她的淘宝店赚了20万,第一次尝到电商带来了甜头,因此,她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的电商探索。从最初买不起电脑到年销800万,她用8年的时间做好了一家线上鲜果店。


李怡鹏:

国企小伙辞职返乡发明“冰淇梨”

吃过冰激凌不稀奇,可你吃过“冰淇梨”吗?这位陕西80后小伙李怡鹏从国企辞职返乡后,走上了一条电商创业路。这种梨学名为“红啤梨”,艺名为“冰淇梨”,它被陕西小伙李怡鹏赋予了全新吃法——“吃软不吃硬”,别的梨要咬着吃,而“冰淇梨”却能像椰子一样插着吸管直接吸食。一切准备就绪后,李怡鹏首先尝试通过预售方式来测试冰淇梨的市场表现。主要采取拼团的形式售卖,拼团人数3人~12人不等,如果拼团成功,每人每单可以便宜3~10块钱。这种激励消费者的形式在7天预售期得到了市场的良好反馈,预售期过后,每箱12颗、售价48元的10000箱冰淇梨通过李怡鹏的淘宝店和微店销往全国各地。


余纯:

北大博士回家卖鸡蛋月销千万

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里研究产品,每天朝九晚五,年薪十余万的公务员职位,与北大博士出身的余纯来说似乎是匹配的,也曾令其父母为之骄傲不已。然而,2013年余纯的一个创业决定深深影响了她以后的生活轨迹。从广东省回到安徽省岳西老家创业,她要在这个每月人均3000元收入的大别山深处创业。父母的强力反对责备在所难免,创业路上也一波三折几经坎坷,销售产品也从最初的生鲜野鸡蛋转为养生保健品,但是经过两年多的筹备与一年多的发展,余纯还是闯出了一片天。白手起家,从零起步,她创建了“博士妈妈”品牌和团队,到目前月销超1000万。


冯维:

陕西“粗布姐”让传统工艺登上时尚T台

一尺粗布,一段情怀。越深入走访这些村庄,越让冯维下定决心把这古老的手工技艺延续下去,并且发扬光大。冯维第一步做的就是改变人们对老粗布固有粗糙、厚实、不舒适、不精致的印象。为此,她的研发团队在保存传统工艺的前提下“粗布精制”,积极改良技术,更新调整用料,使粗布既可以织出绸子的柔软,又可以织出麻料的质感,透气性好且无静电反应,非常适合做服装和家居用品。冯维倡导健康生态的快时尚品牌,主要的消费群体是25~40岁的时尚女士。她的目标是将原始的粗布发展成为一种时尚的粗布艺术,让崇尚简约生活和喜爱布艺的人群能从她的产品中获得惊喜。


张树义:

特殊的“叫鸭”方式让他一年赚取上百万

早秋时节,凌晨5点多的三都县大河镇营寨村,天空微微泛白,村民张树义和妻子早早洗漱完毕、穿戴整齐。这天是他们往三都县城农贸市场送鸭子的日子。就在一天前,他们雇佣的照看市场摊位的工人打来电话,让他们赶快把鸭子和鸭蛋拉过去,好给卖光货的摊点补货。一个多小时后,将上百筐鸭蛋和三十多只装着鸭子的鸭笼装上货车后,车子驶向了县城。夫妻俩卖的这30多只鸭子名叫营寨清水鸭,截至今年9月,已经卖掉了30000多只。谁都没有想到,借助互联网+,夫妻俩把卖鸭的方式重新定义。看似普通的乡村土鸭,站在互联网的风口,直接飞到了城里人的餐桌上。


李振:

山东汉子把零售工艺品玩出花

有人说,跟随时代潮流可谓是明智之举,而山东曹县的李振却偏偏不走寻常路。人人都在争夺工艺品外贸这块蛋糕时,他却选择了无人问津的内销市场。当人们开始跟风瞄准内销市场时,他又毅然开始内销、外贸“两条腿走路”。经历两次并不算太成功的创业后,李振并不徘徊,毅然走向了第三次创业,并玩出了新花样。如今,他设计的各系列柳编、草编及木制工艺品已达千余种,并将这些工艺品搬到了网上。“去年线上销总售额达到了1.2亿,今年预估会突破2亿。”一切看似简单,实则不易。李振也说,这其中也蕴含大门道,辛苦和汗水一个都不能少。


杨昌凤:

“养鸭大婶”电商创业自救

杨昌凤的家是一座独院独栋的两层小楼,一进院子就能听见嘎嘎叫的鸭声,看起来家境很殷实。但这,只是表象,眼前的这个家庭由于杨昌凤的病情重返贫困境地,还欠了大笔外债。11次化疗、21次放疗,对于陕西平利县49岁的杨昌凤来说,因为药物与放化疗的刺激,在县里电商培训班所学习的知识时常会忘记。因此老师对这位特殊的学员格外上心,希望通过走访她家了解下情况,看看能否提供什么帮助。谈及学电商的初衷,杨昌凤表示:“这几年因为自己得了肺癌,家里面为此欠了三十多万元的外债。现在自己干不了重活,就想着能不能通过电商把自家的鸭蛋多卖出去一些,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


文 | 本刊记者 邵陈荧  本文原载于《电商参考》杂志12月25日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