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一次陷害,一次情缠,极致宠爱后狠狠抽身,他的目的竟是...

楼主:酷熊小说 时间:2019-01-16 07:00:43



第1章 救我,什么都答应你

“站住!别跑!”

粗哑的吼声在身后响起,凌乱的脚步声凌迟着她的神经。

昏暗的玻璃上倒影出一个奋力奔跑的纤细身影。

叶楚楚脸色一白,随手打开一旁的房间闯了进去。

后背紧紧靠在门上,神经高度紧绷的听着门外的动静,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太大声。

以至于她都没有察觉到房间内一双冷凝邪魅的眸子朝她这边望了过来。

“女人,你打算在我这里当多久门神?”

与此同时,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冷冽的寒意突然在房间内响起。

叶楚楚浑身狠狠地一个颤抖,心中闪过一抹危险的信号。

就在叶楚楚的对面,是一张极致俊美邪魅的脸。

深色复古的沙发上,男人惬意的坐在那里。

蛊惑众生的脸庞隐匿在昏暗的房间内,狭长漆黑的眸子犹如子夜般深邃,带着几分兴味,几分冷冽。

淡薄的唇勾出一丝邪魅的弧度,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邪气异常。

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摇晃着高脚杯,杯中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缓缓流淌。

动作虽然缓慢慵懒,可是男人周身强大气场和冷冽的气息让叶楚楚忍不住屏住呼吸。

“对不起先生,我在这里躲一躲,我保证一会儿马上出去。”

尽管男人语气不善,可叶楚楚依旧硬着头皮开了口。

内心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男人肯定会帮她渡过难关。

这样的感觉让她没有离开,而是紧紧地靠在门上,乖巧,安静的等着男人抉择。

矜贵的抬手轻轻抿了一口红酒,英俊绝伦的面容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仿佛那是一口陈年佳酿,让人忍不住沉醉。

酒杯落在茶几上的声音轻轻响起,叶楚楚一刻不放松的注意着男人的动静。

“滴……滴……滴!”

似乎是按了什么东西而发出的声音,随即,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再次响起。

“你们的东西在我的房间。”

叶楚楚震惊的看着男人,贝齿紧紧咬住了唇。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

不答应就算了,干嘛把那些人叫来!

心中虽然气愤,可叶楚楚丝毫不敢懈怠的紧紧盯着男人。

“扣扣扣!”

礼貌性的敲门声响起,外面的人似乎等着里面的人回应。

叶楚楚的呼吸更重了。

男人似乎拿起了一样东西轻轻一按。

“咔!”

门锁应声而开。

房门被大力的推开,叶楚楚的身体也顺势向男人扑了过去。

冰冷的唇贴上了同样冰冷的唇,叶楚楚的眼睛瞬间睁大。

而身后推门而入的众保镖看到这样的场景更是诧异的立在了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男人的呼吸似乎重了,狭长漆黑的眸子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男人的嘴唇动了动。

叶楚楚惊的立马离开。

腰上却多了一抹异样,冰冷的触感让叶楚楚的身体一阵阵颤栗,唇也没能逃开。

后脑微扬,男人冰冷的气息瞬间霸占叶楚楚整个口腔,直到她险些喘不过气。

如愿的品尝到了甜美的滋味,男人意犹未尽的离开了叶楚楚的唇,如子夜的眸子看向门口处的众保镖。

“厉先生,这个女孩已经是宝泰董事长的所有物,您看,我们是不是先带走?”

为首的保镖适时地开口。声音异常的恭敬。

叶楚楚闻言,心下一惊,清澈明亮的眸子锁住男人深邃的眼,看不出情绪。

她微微咬牙,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回到那个恶魔的房间。

眼眸微转,叶楚楚一把搂住了厉霆琛的脖子,顾不得身上半透明的衣服,故作撒娇的开口,“厉先生,您刚才不是说不会让他们把我带走的么?”

说着,紧紧盯着厉霆琛的眸,清澈明亮的眼眸中浮现出紧张。

说出的话尽管是编造出来的,可是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厉霆琛能够出手相救。

刚才说话的保镖闻言,额头冷汗直落。

厉霆琛是这家会所的股东,更直接的说,厉霆琛就是这家会所的二把手,他的话,他们自然不敢违抗。

厉霆琛迟迟不给回应,叶楚楚有些着急了。

她搂着厉霆琛脖子的手臂紧了紧,清澈明亮的眸子闪过一抹豁出去的光。

红润饱满的唇凑近厉霆琛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声音急切的开口。

“救我,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叶楚楚的话似是取悦了厉霆琛,厉霆琛淡薄的唇的弧度加大。

“听到她说的了?”

“可是,厉先生刚刚……”

为首的保镖露出困惑。

“叫你们来就是通知你们一声,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冷冽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说完收回目光,落在叶楚楚脸上。

而那些人还真的如厉霆琛所说,手脚利落的迅速离开了房间,走时,还不忘记关上门。

直到房间内就剩下厉霆琛和叶楚楚的时候,叶楚楚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随后,便是心底的震惊。

她却是有直觉这个男人可以帮她度过难关,却没有想到仅仅是他的一句话,困惑她许久的危机便解除了。

可是这样轻松的感觉还没有维持多久,叶楚楚便感觉到了又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向她袭来。

她的眼眸中浮现出警惕,刚要起身,腰上却多了一个宽大的手掌!

“啊……”

轻呼出声却为时已晚!

她整个人已经被厉霆琛的大掌压在了他坚冰冷的怀里,甚至可以说是紧紧贴着!

轻薄的透视装根本给不了叶楚楚任何安全感,仿佛只要男人愿意,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夺走。

叶楚楚的脸颊浮现出一抹异样的晕红。

和一个男人如此近的距离接触,她可以说是头一回!

手指局促的抓在厉霆琛胸前的衣服上,努力的与厉霆琛保持着距离。

“躲什么?”

厉霆琛清冷的气息近在咫尺,低沉磁性的嗓音清晰的传进叶楚楚的耳中。

叶楚楚抬眸迅速的看了一眼男人矜贵而邪魅的俊脸,咬了咬唇,

“谢谢厉先生的出手相救……”

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颤,腰上的手居然移动起来了!

叶楚楚的身体更加僵硬,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厉先生见谅,我也是不得已才如此……”

叶楚楚演了咽口水,继续说道。

“你不用道歉,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




第2章 男色诱人

厉霆琛一垂眸便能清晰的看到怀中女孩儿清纯的模样。

柔和的灯光打在女孩儿的脸上,长而浓密的睫毛犹如折翼的蝴蝶轻轻匍匐,在白皙娇嫩的脸颊上打出一道剪影,使得女孩儿看起来异常的干净清纯。

毛茸茸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揉一揉的冲动。

想到刚才那让人回味的甜美滋味……

厉霆琛狭长漆黑如子夜般的眸子深邃了几分。

“谢……谢谢厉先生。”

叶楚楚再一次咽了咽口水,背后的大手停住了,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厉霆琛这样不动声色的把所有都掌控起来的感觉让叶楚楚心里发慌,比刚才面对那些保镖更加紧张。

“呵……现在让我们谈谈你该怎么谢我。”

厉霆琛勾唇一笑,完美的唇角勾出邪肆的弧度。

厉霆琛的话让叶楚楚心里升起了浓浓的不安。

“厉先生,等我回家,我,我会付给您满意的报酬……”

“呵!”

又是一声嗤笑,清冷的气息忽然近了。

厉霆琛的唇贴在叶楚楚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喷薄在叶楚楚的耳朵上,引得叶楚楚的身体阵阵颤栗。

“这么快就忘记了刚才说的话?我来帮你回忆一下好了。”

低沉磁性的嗓音蛊惑人心般缓缓流淌,叶楚楚闭了闭眼睛,刚要奋力挣扎,背上的大手却突然使力,她整个人再次紧紧地贴进厉霆琛的怀里。

“想要出尔反尔,嗯?”

厉霆琛大手在叶楚楚的后背缓慢的摩擦着,性感的薄唇凑近叶楚楚的耳朵。

“厉先生,我想你搞错了,我说做什么都可以并不是指这个……”

叶楚楚的身体僵硬的犹如石头,清澈明亮的眼眸带着惊恐,急忙说道。

“可我就是认为是这个。”

厉霆琛却邪魅一笑,霸道的说道,随后不等叶楚楚反应过来,猛地将叶楚楚打横抱起。

“不,不行,你放开我!”

叶楚楚害怕极了!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她充满了恐惧。

“放开你,也可以。”

厉霆琛停了下来,英气浓密的剑眉微微一挑,嗓音低沉悦耳。

叶楚楚闻言,松了一口气。

“只是,外面那些人应该没有离开,你确定让我放你下来?”

就在叶楚楚以为厉霆琛要放开她的时候,厉霆琛却缓慢的继续说到。

叶楚楚闻言,脸色一僵,贝齿咬紧了红唇。

怎么办?

出去和留在这里,命运是一样的。

只不过是被一群人睡和被一个人睡的区别罢了。

叶楚楚清澈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犹豫。

而这样的神色却恰好落在了厉霆琛的眼中。

厉霆琛性感而淡薄的唇勾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一直以来都是,他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他迈开修长的长腿,走到雪白的大床边,将叶楚楚放下来,随后,便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楚楚。

狭长的凤眸犹如子夜般深邃。

泛着潋滟的光芒,幽幽的看着叶楚楚。

“在我出来之后,希望你已经考虑清楚。”

嗓音低沉磁性,带着一抹慵懒,异常的悦耳。

叶楚楚心头一颤,身体异常的僵硬。

低着头,就那么坐在大床上。

直到卫生间内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叶楚楚才缓缓的抬起清澈明亮的眸子。

眸若璨星,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厉霆琛竟然说要给她机会,这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

然而,这确实是一次机会。

晶亮的眸子快速的扫视着这个房间,目光定在了阳台的方向。

叶楚楚转头看了看卫生间的方向,确定厉霆琛没有出来的意思之后,叶楚楚便起身轻手轻脚的向阳台走去。

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向下看去。

“你想要干什么?”

忽然,一道极其磁性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身体一抖,猛地转过身,便看到厉霆琛高大颀长的身影邪肆的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一双狭长的凤眸带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他的身后是哗哗的流水声。

叶楚楚的脸上闪过一抹要逃跑却被撞破的尴尬。

“没什么,只是看看夜色,对,看看夜色。”

清澈明亮的眸子微微闪烁,不敢去直视厉霆琛的眼睛。

厉霆琛却勾起淡薄性感的唇角。

“夜色固然美好,可是要注意安全啊,这里也不算太高,也就22层。”

嗓音低沉悦耳,带着丝丝玩味,如美酒一样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叶楚楚闻言一愣,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

也就……22层?

还可不可以再风轻云淡一点?

微微叹了口气,垂下头,精致美丽的脸颊上闪过一抹黯然。

她的命运真的这样了么?

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么?

厉霆琛看着叶楚楚垂头丧气的模样,狭长漆黑的凤眸中闪过一抹冷意。

唇角勾起嘲讽的笑容,嘲讽叶楚楚的自不量力。

随后,没有再看叶楚楚,转身进了卫生间。

被这样撞破,叶楚楚也不可能再想着逃跑了。

毕竟,这里是22层。

清白固然重要,可是生命更加重要啊。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叶楚楚决定,还是找件能够避体的衣服吧。

不一会儿,卫生间内的流水声便停了下来。

叶楚楚坐在沙发上,手指不由攥紧了浴袍。

开门的声音传了过来,叶楚楚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一看之下,便呆住了。

房间内的灯光开的很柔和,淡黄色的光轻轻的落在那高大颀长的身影上。

湿漉漉的短发异常漆黑,晶莹的水珠不听话的顺着发尖滴落。

落在男人深邃而坚毅的脸上,一路划过高挺犹如山峰挺立的鼻梁。

落在淡薄却异常性感的唇上。

勾勒着那完美的唇形,最后落在了男人性感的锁骨上。

蜜色的皮肤散发着男性魅力,坚实紧致的肌肉,看着就让人直流口水。

蛊惑人心的人鱼线被白色的浴巾遮住了一半,有一种想要扯开那碍眼的浴巾,一看究竟的冲动。

叶楚楚只觉得脸颊的温度在不断升高,她猛地移开了视线,眼神开始闪烁。

厉霆琛淡薄却性感的唇角勾出一抹邪魅的弧度。

狭长的凤眸落在叶楚楚的身上。

“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穿多少衣服都是一样的,只是脱的快慢而已。”




第3章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低沉悦耳的嗓音响起,轻轻的落入了叶楚楚的耳中。

叶楚楚:“……”

“咳……”

轻咳一声,叶楚楚紧了紧身上的浴袍。

“那个,厉先生,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

厉霆琛闻言,浓密英气的长眉一挑。

“就这么谈?抱歉,我不喜欢。”

叶楚楚闻言一愣,下意识的开口说到:

“那你想怎么谈?”

厉霆琛闻言,英俊邪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幽深的笑容。

狭长的目光赤果果的从叶楚楚的身上划过。

“当然是……”低沉的嗓音带着一样的邪魅,“在床上谈。”

叶楚楚闻言,贝齿轻咬红唇,清澈明亮的眸子闪过一抹抗拒。

“厉先生……啊!”

就在叶楚楚还想说点什么来拖延时间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抹阴影,随即,她便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被厉霆琛打横抱起。

灯光顿时晃眼,叶楚楚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女人,你的心思应该用在怎么取悦我上面,而不是做无畏的挣扎。”

冷冽磁性的嗓音,同刚才一样没有什么温度。

叶楚楚娇小的身体被厉霆琛抱到了大床边,在叶楚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厉霆琛沉重的身体便压了上来。

“不行!”

忽然想到什么,叶楚楚整个人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手脚并用的试图将厉霆琛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

厉霆琛邪魅英俊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耐烦,狭长漆黑的凤眸闪过一抹彻骨的寒意。

修长的直腿一伸,直接压住叶楚楚的腿,死死地压制,不给叶楚楚一丝动弹的机会。

一只手抓住叶楚楚的双手,固定在头顶,另一只手捏住叶楚楚线条优美的下巴。

目光阴冷的盯着叶楚楚,仿佛嗜血的毒蛇一样。

“女人,从你进入这个房间开始,你的一切都是我做主,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你所恐惧的马上就会成真。”

冰冷的气息喷薄在叶楚楚的脸上,那彻骨的寒冷让叶楚楚彻底心死。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明明那么贴近,叶楚楚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清澈明亮的眸子微微转动,下意识的咬唇,却突然惊觉下巴被厉霆琛控制在手中,这样完全被控制的感觉层层将叶楚楚包裹。

也同时让叶楚楚意识到,自己这次真的栽了。

可是,她还想赌一次,赌这个男人不是那种什么女人都碰的。

“厉先生,我只是不想欺骗你,毕竟你帮了我那么大的一个忙,如果以这样的方式来报答你的话,肯定是不公平的。”

叶楚楚心在打鼓,表面却不让自己露出任何破绽,模样带着歉意的看着厉霆琛,嗓音轻柔,听上去很舒服。

厉霆琛浓密英气的长眉轻轻一挑,嗓音低沉磁性:

“不公平?”

“因为……”叶楚楚先是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厉霆琛的表情,然后垂下眼眸继续说道:“我不是处女。”

话音一落,空气骤然冷凝!

叶楚楚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下巴上的手指在下意识的用力。

她知道,她赌赢了。

清澈,仿佛子夜星子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喜悦,可随即便隐匿了下去。

如今正是关键时刻,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嗤!”

忽然,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轻嗤出声,带着不屑,带着嘲讽。

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猛地意识到这一点,叶楚楚下意识的看向身上的男人。

却见厉霆琛冷峻邪魅的脸上勾着浅淡的笑意,那笑意却带着看穿一切谎言的弧度!

叶楚楚的心头猛地一跳,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是不是,我要验验才能确定。”

低沉磁性的嗓音,极具魅力,听着让人忍不住沉醉。

叶楚楚心头一慌,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厉先生,不用验的,我真的不是……”

“嘘!”

叶楚楚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厉霆琛的一根手指突然放在了叶楚楚的唇边,性感的薄唇呼出的热气喷薄在叶楚楚的唇上,气氛顿时暧昧异常。

“我从来不相信人的嘴,自己实验证明的,往往比人的嘴要可靠的多。”

厉霆琛嗓音低沉的说着,而一只手已经来到了叶楚楚夹紧的双腿上。

突然邪魅一笑,声音浓醇如美酒,“夹这么紧干什么?是害怕,还是期待?”

轻佻的话语,听在叶楚楚的耳中,让叶楚楚感觉到了浓浓的耻辱感!

“你放开我!”

她突然剧烈挣扎起来,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厉霆琛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

如果自己在与他周旋下去,恐怕最后只有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份。

双腿间突然传来一抹异样的感觉,叶楚楚下意识的再次夹紧。

“处女?女人,你还真是不诚实。”

厉霆琛显然很满意叶楚楚的反应,狭长漆黑的凤眸不由幽深了几分。

叶楚楚睁着大大的眼睛,那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恐惧,双腿用力的挣扎,试图将双腿间的异物挤出去。

“你放开我!你放开唔!”

挣扎,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信息。

可是,厉霆琛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低头,再次品尝了那让他神往的红唇。

还是那样甜美。

狭长的凤眸微微阖上,吻,由浅至深,带着无比缠绵的味道。

辗转厮蘑,慢慢勾勒着那娇嫩的一方天地。

叶楚楚的双腿被打开,厉霆琛同时放开了叶楚楚微微红肿的唇,狭长漆黑的凤眸沉沉的望着叶楚楚苍白的精致小脸。

嗓音低沉的仿佛陈年美酒一样,让人忍不住沉醉:

“叶楚楚,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话音落,在叶楚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沉入叶楚楚的身体,剧痛传来,叶楚楚再也无法思考。

……

清晨,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微亮的光从窗口照射进来。

一室的凌乱,觊觎的气息还未曾消散。

凌乱雪白的大床上,叶楚楚猛地睁开了一双红肿的眸子,目光直直的看着头顶精美的天花板。

许久,才眨了眨眼睛,从床上起身。

身体微微一动,双腿间的酸涩感觉便让叶楚楚难受的皱紧了好看的秀眉。

低头轻轻喘了喘,待那难受的感觉减退后,才从床上下去。




第4章 我只负责打扫卫生,不负责打扫你

缓慢的移动,走进卫生间,将厉霆琛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

过于宽大的衬衫穿在她的身上非常的不合适,裤腿太长,拖在地毯上,衬衫都可以当成裙子来穿。

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叶楚楚叹了口气。

就这样丢了清白,不知道她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未婚夫知道会怎么样。

算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回到卧室,清澈明亮的水眸扫视了一下房间,最后转身打开了房间门,离开了酒店。

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床上的厉霆琛一眼。

在叶楚楚离开后,原本在床上熟睡的厉霆琛突然睁开狭长漆黑的眸子,深邃,冷冽,不带丝毫的感情。

修长如玉的手指抚上自己菲薄的唇,唇角很快勾出一丝邪肆的弧度。

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掌上,那里,赫然有一条朴素的项链。

项链没有任何装饰品,只是一条普通的链子而已。

看着那链子,厉霆琛菲薄的唇轻启,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大提琴在弹奏的乐曲一样。

“叶楚楚,我们还会再见的。”

……

叶楚楚遇到了一个难题,自己如今的模样如果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肯定会引起围观,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躲在卫生间里面,叶楚楚来回渡步,卫生间内走进来一个保洁阿姨,叶楚楚清澈的眸子微微一动。

随后便跟在保洁阿姨的身后,走进了一处库房。

过了10分钟,库房的门再次打开,一身保洁服装的叶楚楚便走了出来。

将脸上的口罩弄好,叶楚楚红润的唇角勾起得意的弧度,大步向酒店门口走去。

“保洁的,你站住。”

在叶楚楚的身后,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站在不远处,时尚的卷发,亮红色的裙子,白皙的皮肤泛着莹润的光泽,目光傲慢的看着叶楚楚,语气漫不经心的说道。

叶楚楚闻言,身体一顿,转过身,看向女孩。

一看之下,不由大惊。

竟然是最近迅速蹿红的小花,安蓉蓉。

安蓉蓉在娱乐圈可谓是如火箭一样,凭借一部清纯偶像剧而蹿红。

因为长相清纯甜美,声音温柔,被粉丝称为新一代甜心小花旦。

只是……

叶楚楚再次看向安蓉蓉,那妖艳的烈焰红唇,浓重的烟熏妆。

这安蓉蓉是有多想不开啊。

“喂,叫你呢,你没听到吗?”

安蓉蓉见叶楚楚迟迟不动,不由怒视叶楚楚,嗓音也尖锐起来。

这……声音温柔谁说的?

叶楚楚对安蓉蓉的印象已经开始负分。

快步走到安蓉蓉的身前,刚要说什么,却看到安蓉蓉退后好几步。

“停下,离我那么近干什么,脏死了。”

叶楚楚神色一冷。

“把我的鞋擦干净,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打扫卫生的,这地面这么脏你看不到吗?”

手嫌弃的在鼻尖扇着,语气非常傲慢的说道。

叶楚楚抬眼看了看安蓉蓉,随后低下头,开口说道:

“我只负责打扫酒店卫生,不负责打扫你。”

刻意压低嗓音,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异常的沙哑。

安蓉蓉闻言,浓重妆容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怒意。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要下班了。”

叶楚楚淡淡一笑,随后转身准备离开。

对于这种已经听出来她在骂她却还要再被骂一遍的人,她真的感觉没什么意思。

“你给我站住,你个下贱的保洁员!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这样对我,你给我道歉!”

安蓉蓉出道就一片星途坦荡,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被人这样侮辱,顿时气的脸都绿了!

拦在叶楚楚的面前,安蓉蓉怒视着叶楚楚。

“你是谁跟我有关系吗?让我给你道歉?不好意思,恐怕你得给我道歉,不巧,我有随手拍视频的习惯,刚才不小心把刚才的一幕拍了下来,你说,我上传到网上怎么样?”

叶楚楚拿出手机,放在手里把玩着,目光带着冷意的看着安蓉蓉。

安蓉蓉闻言,顿时脸色煞白,看着叶楚楚,声音咬牙切齿: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叶楚楚微微一笑,将手机放进口袋里。

“让开。”

嗓音沙哑,带着冷意。

这个安蓉蓉还真是脑残。

安蓉蓉不服气,可是没办法,自己的把柄在叶楚楚的手里,自己只能退让。

目光略过叶楚楚带着口罩的脸,突然神色一转,神情立马变成了娇滴滴的模样,猛地抓住叶楚楚的胳膊,然后在叶楚楚下意识甩手的时候顺势倒在了地上。

“你……”

叶楚楚诧异,玩味的挑眉。

“陆少……”嗲到发酸的声音响起。

叶楚楚胃里一阵翻涌,可是随即眼眸一转,转过身看去,只见陆云昊正走过来。

清澈明亮的水眸中闪过一抹惊骇!

迅速转过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怎么是他?

他不是跟叶子萱在马尔代夫吗?

安蓉蓉一直注意着叶楚楚的神态动作,此时看到叶楚楚见到陆云昊便浮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眼中立马闪过一抹欣喜。

“蓉蓉,怎么了?”

陆云昊走过来看到安蓉蓉摔倒在地,过来将她浮起来,温声问道。

“还不是因为她!她撞了人家还不肯道歉,陆少,人家真的好痛哦。”

安蓉蓉柔弱无骨的靠在陆云昊的怀里,娇滴滴的说道。

陆云昊的目光顺着安蓉蓉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裹得非常严实的保洁员站在那里,而不经意的对视间,陆云昊神色突然阴沉下来。

察觉到陆云昊的目光,叶楚楚心里陡然一跳,直觉不好的预感向她袭来。

“把口罩摘下来。”

陆云昊温淡的声音响起,看着叶楚楚的目光充满了阴沉。

没想到,竟然跑出来了,既然跑出来了,为什么不去找他?

安蓉蓉见状,以为陆云昊是要帮助自己,立马得意的看向叶楚楚。

叶楚楚神色一凛,清澈明亮的水眸中闪过一抹阴沉。

“我要下班了。”

说完,不再去理会陆云昊和安蓉蓉,径自向外面走去。

“这身衣服恐怕不是你的吧。”

就在叶楚楚快步离开的时候,陆云昊凉薄的声音突然响起。

叶楚楚的脚步一顿,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紧张。

陆云昊认出她了!

怎么办?




第5章 楚楚小心

安蓉蓉在一旁还在气愤叶楚楚对她的无礼,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顿时睁大眼睛说道。

“是不是,让她把工作牌拿出来就行了。”

陆云昊英俊明朗的;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表情,深邃的眼睛却紧紧盯着叶楚楚的背影。

他没有看错,这个保洁员就是叶楚楚。

昨天他亲手将她送进了一个老男人的房间,心痛的几乎都无法呼吸了。

可是,她却没有开口说一句求绕的话,似乎已经认命了一样。

可是,当他知道她逃出来的时候,他高兴的简直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天知道那个时候他有多么煎熬,期待着叶楚楚来向他求救

可是,没有。

他等了一个晚上,她都没有出现。

他不仅苦笑,这么多年了,叶楚楚从来就没有鲜果要对他去要求什么、

还期望这一次干什么?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要叶楚楚去对他说些什么而已。

哪怕是简单的反抗。

安蓉蓉眼睛充满兴奋的看着叶楚楚说的背影,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不是这里的保洁员。

那她是谁呢?

难道真的是来偷拍她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她更不能轻易放过了!

“你站住,把工作牌拿出来给我看看。”

安蓉蓉一边说一边走向叶楚楚,眼睛警惕的看着叶楚楚,防止叶楚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举动。

叶楚楚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过身,手伸向自己胸前的口袋。

将里面的东西慢慢的拿了出来。

随后,她也缓慢的转身,将手里的东西往后一扔,便要拔腿开跑。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跑,衣服的后领便被人一把抓住,她整个人差一点被提起来!

脸上的口罩也随之被人摘了下来,叶楚楚心里一凉:完了!

“陆少,您真厉害,她果然不是这里的保洁员!”

安蓉蓉拿着工作牌与叶楚楚的脸对比,随后便惊讶的说道。

陆云昊大手拽着叶楚楚的后衣领,目光落在叶楚楚的手背上,眼眸中闪过一抹阴鸷,可是那情绪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安蓉蓉将工作牌拿在手里把玩,目光傲慢的看着叶楚楚,开口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假扮成保洁员的模样进入酒店?你是不是有不纯的动机?你最好老实说出来,否则我就把你送进警察局,到时候就不是像现在这么容易的了。”

叶楚楚闭了闭眼睛,随后睁开,清澈的水眸中闪过一抹冷意。

“先生,请你把手松开。”

虽然话很恭敬,可是却带着满满的咬牙切齿的味道。

似乎恨不得把那只拽着她衣领的手给剁掉一样!

陆云昊闻言,英俊明朗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叶楚楚竟然会以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一时间就听话的松开了手。

“陆少,您怎么能放开她呢,她万一趁机跑了怎么办?”

安蓉蓉一见这样的情景,顿时扁嘴说道,目光带着娇嗔,还特意扭了扭身体。

叶楚楚的鸡皮疙瘩又掉一地。

清澈明亮的水眸看向陆云昊,却看到陆云昊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她的心里顿时闪过一抹厌恶,这样的厌恶来的莫名其妙,可是她就是不喜欢陆云昊这样看着她。

“你当酒店的保安是摆设?”

陆云昊依旧目光灼灼的盯着叶楚楚看,对安蓉蓉的态度就冷淡了很多。

安蓉蓉察觉到这一点,立马嫉妒的看向叶楚楚。

这一看之下,不由更加嫉妒。

刚才没有注意到,叶楚楚可是一个大美人呢!

清澈明亮的水眸,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仿佛子夜的星辰一样,异常的迷人。

眼尾还微微上挑,转眸眨眼间,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最致命的,那妩媚当中还夹杂着丝丝清纯,看着异常的夺人心魄。

安蓉蓉嫉妒的都要发疯了!

她自诩美貌,可是在叶楚楚的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再看向陆云昊,竟然盯了这么久还没有转过来看她。

安蓉蓉咬牙,目光凶狠的看着叶楚楚,上前一步,挡在陆云昊与叶楚楚中间。

“你到底有没有教养?别人跟你说话你都不知道回答的吗?果然是下贱的胚子,竟会做些偷偷摸摸的事。”

安蓉蓉说话毫不客气,怎么难听怎么来。

再次看一眼陆云昊,却发现陆云昊的神情有些不悦,安蓉蓉心里一沉。

“你在说你自己吗?这些话说的还真是贴切。”

叶楚楚冷漠勾唇,目光带着森然的冷意,嗓音亦是异常冷漠。

“贱人!竟然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安蓉蓉心里打鼓,可是她不想放弃这次教训叶楚楚的机会,当即便尖叫一声,向叶楚楚冲了过去。

叶楚楚当然不会站在那里傻呵呵的让安蓉蓉打,当即便侧身,后退,准备躲过安蓉蓉的手掌。

陆云昊在一旁看到安蓉蓉突然出手,立马不悦起来,可是眼看着安蓉蓉就要打到叶楚楚了。

陆云昊下意识的拉了一把叶楚楚。

“楚楚,小心!”

可是,也正是他拉了一把叶楚楚,让叶楚楚抛不开,刚好还把脸递给了安蓉蓉。

叶楚楚已经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清脆的巴掌声降临,可是等了半天却只等到了一声尖利的惨叫。

“啊!”

是安蓉蓉的声音。

“是你!”

陆云昊略带惊讶的声音这个时候也响了起来。

叶楚楚没有感觉到预期的疼痛,下意识的便朝着安蓉蓉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安蓉蓉脸色惨白,完全没有了刚才嚣张跋扈的气势。

一只纤细的手腕被一个宽大的手掌紧紧抓住,手腕呈现一种过度扭曲的状态。

可见安蓉蓉刚才那一声惨叫是有多疼。

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紧紧锁着自己,叶楚楚转头看去。

一看之下,不由冷了脸色。

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此时的厉霆琛一身笔挺的银灰色西装,没有打领带,白色的衬衫领口的扣子松开两粒,性感的喉结无声的起伏。

无端的,叶楚楚的脑海当中突然浮现出昨晚那疯狂的一夜。

白皙的脸颊微微红了红。

撇开目光,没有继续去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在线阅读小说全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