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大通的那座古城那些人

楼主:大通相玉 时间:2018-09-16 09:58:21


馨香文学

大通景阳古方城现在被称为“苏家堡故城”,这篇写于2014年,原本打算在今年国庆前在平台上发出,因为那时候顾军林种在城内的树莓还在采摘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去探访古城的同时采摘树莓。但因琐事缠身拖延至今,实在抱歉。在此衷心地为那座古城和文中的那些人祝福!——相玉



那座古城那些人


文/相玉


作为一个在大通县生活了近40年的人,直到2013年我才真正认识景阳古方城。说来好笑,细想起来,似乎每个时期的古方城都能和一些人联系在一起。


      2014年7月,景阳古方城艺术节时拍的古方城东门



2010年左右,我在网上认识了仙紫苏,我们在彼此的博客里“转”来“转”去,互相评论日志和照片,久之便熟悉起来,知道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小镇上。那时她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提到“苏家堡古城”,我很好奇,她便介绍说大通景阳苏家堡村附近有一座古城。她喜欢游玩,和朋友们去了古城,还到城墙上转了一圈。我问她那座古城里有什么?好玩吗?她说古城里种满了土豆,此外啥也没有。我想像不出一座古城里种满土豆,满目是绿绿的土豆叶子,没有屋舍和街道是什么样子的,那还叫什么“城”呐?

于是这“古城”便在我心里黯然失色,沉寂下来。但是从彼此的博客里了解了各自的性情和爱好,互相评读博客日志和照片,我和仙紫苏的关系喜欢越来越好,相约见面后更是一见如故,经常邀约一些玩伴四处游玩。春天上察罕河赏杜鹃花、夏天过门源逛油菜花海、秋天到娘娘山看秋景、冬天再到察罕河看冰瀑。不但和仙紫苏成为“死党”,还结识了一群志趣相投,有志于游玩和写作、阅读的朋友。当然,我们的博客不断更新,新的诗文唱和评论,照片品评也不间断。那座古城且在离自己几十公里以内,而我却看不到古城,想不到古城,只关注着那个叫仙紫苏的玩伴。



2012年,一个共事8年的同事调到景阳工作。他曾经与我共患难,在我处境极度惨淡的时候,只有这位同事与我一同守候在冰天雪地里等待命运的转机。而我们的境遇稍有好转时,他便调走了。一直在内心深处感恩他,希望他有好的前景,也珍藏着那份难得的经历,激励自己勇敢地走自己的路。一次他打电话给我,我突然就想起了仙紫苏说过的古方城,古方城不就在同事工作的那里吗?

“等我有时间来看你,还要看你们那里的古方城!”我笑着说。而他却说古方城没啥看头,里面种满了胡萝卜,下雨天满路泥泞,走都走不进去。我“哦”了一声,灵光一闪再次出现在脑海中的“古方城”就这样又黯然下去了。直到同事从景阳再度调动工作离开,我也没能去古方城。




2013年的时候,我守着一份清闲得要发疯的工作。这年8月,大通县政协要出一本反映大通土族风俗和人物的文史资料。主管这项工作的县政协科教文卫组的汪玉秀主任找到我,让我帮她们撰写相关稿件。大通县是回族土族自治县,可是我对土族的人物及风俗一无所知,根本无处下笔。直到有一天,汪主任告诉我,景阳镇土关村是一个土族村落,我可以写写与土关村相关的东西。由此我发现了一本叫《土关村志》的书,这是大通县的第一本村志,也是青海省第一本土族村志。翻阅后,一个问题随即产生,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土关村要写村志?《土关村志》是什么人编写而成?我决定写一篇《〈土关村志〉编写始末》,追寻疑问的答案。几经周折,我才打听到主编李永福校长已经因病与世长辞。最后才打听到参与《土关村志》编写的村民李智庆就生活在土关村。

8月16日,我在好友包淑存老师的陪伴下找到了家住景阳镇土关村的李智庆,向他了解一些《土关村志》成书的情况。热情淳朴的李智庆向我介绍土关村李姓人家是明代西府土司高阳伯李文第五子李铨的后代。明宣德年间,李文被封为“奉天翊卫宣力武功特进荣禄大夫术国高阳伯”,并赐金书铁券,子孙世袭。而且土关村在明宣德年间即修建有“会宁寺”,这里一度实施政教合一的昂锁统治。土关村有这些特殊之处,所以李智庆的叔父李永福决定编写一部《土关村志》,把许多后人可能不知道的事情记载下来。李智庆向我讲述自己和叔父李永福、李永昌克服各种困难,自费到互助、西宁、乐都、湟中等地收集资料,编写村志的艰辛过程。我深深感慨这些看似平凡的人物,他们虔心完成一件事情时的那种执着和投入。采访完毕,李智庆提出带我们去看看会宁寺和“堡子”。

如今的会宁寺显得有些破败,原本是藏传佛教寺院,可是这里没有僧人,院内显得凄清而寂寥。我们很快结束了对会宁寺的探访。李智庆便带着我们沿田间小道向土关村对面的方向走去。他说往前走便是“堡子”也就是人们说的“古方城”。

约十分钟后,我便看到被人剜空成窑洞的一排排土墙。李智庆说那便是古方城的北墙,战乱年代和上世纪六十年代生活困难时期,一些人在这些窑洞中生活。再往前走,便发现这里地势开阔平展,四方城就静卧在这片平静的大地上。我们已经站在古方城的东面,眼前正是着东门。东西轴线将古方城一分为二,尽头正是两处大门。虽然没有门楼,只剩下这样一片豁口,抬头看两边这高约十米的土墙,一种威严直逼人心。李智庆告诉我们,从东至西,这条小路贯穿古城,附近村民们经常走城内的这条小路回家或下田。



古城四面的土城墙分别长约400米,四面土城墙除去北面和东西两面被挖了一些窑洞外,基本上保存完好。从城内东门口登上城墙,视野开阔,古方城四面的墙体尽在眼底,显得方方正正,不愧为古“方城”。古方城就只剩下四面古墙,城内除了那条小道,还有一间小房子,好像是说城里种了蔬菜,小房子是守菜地的人居住的。城墙根处厚约7米,顶部墙面厚约3米,顶部每隔一段便有一处垛子,总共有20至30个垛子。四面相接,城墙共有1600多米的长度,城内面积近300亩。

这古城到底修建于什么朝代?如此浩大的工程是如何完成的呢?李智庆指着古城墙面说,这不是我们现在的土夯法打起来的城墙,我们目前知道的土夯法是两边放木板,中间放土夯打而成的。可是,你看!古方城的墙面上那些土的纹路,全部上下倾斜,并不是平行的,就说明不是用现在的方法夯打起来的。他说了解了这种土夯建筑的方法,或许就能了解到古方城的具体修建年代。

我问李智庆古方城是否和土关村或会宁寺有某些关联,他摇摇头指指东南方向,说这个古方城原本是那个村子的,可是他说的村子名称我并没有记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去古方城,我们的行动也仅限于在古方城东门附近。凭借自己平日的喜好,我迅速攀上东门边上的城墙头,步行数十米查看墙顶的垛子。同去的好姐妹包淑存仰着脸从下面看着我笑。觉得时间很仓促,我没有时间转遍全城,也没能去查看城内的田地里都种什么作物。只是厚重的土夯墙重重地放进我的心里,让我为之震撼,我知道老爷山、娘娘山、察罕河、达阪山,可我确实没有想到,在同一个县域内静静地隐藏着一座古老的城池。那里曾经发生过怎样的历史故事?好多天来,古方城一直让我魂牵梦萦。



一个月之后的9月13日,县政协再次通知我,景阳镇有一个什家村也是土族村,让我到村里去采访。我在什家村老人李长璧家中听李长璧、李承鸿、李承武三位老人讲什家村的历史。原来什家村李姓是明朝东府土司会宁伯李英的儿子李昶的第十个儿子李珮的后人,因此什家村也曾称为“十门庄”。李英曾在明宣德二年十月被封为会宁伯,赐金书铁券。而这位什家村李姓的祖先会宁伯李英正是土关村李姓的祖先高阳伯李文的叔父。两村的李姓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什家村和土关村的李姓之间互不通婚。什家村曾经拥有繁华辉煌的过去,据说明清时期这个村子有140余户1700余人,街道中盖满木楼,商铺林立。村子里还有祠堂、村庙、磨坊、油坊、砖窑……每年湟中等地的村民要到什家村纳草上粮。可是在光绪二十一年,一场“河湟事变”,战火中什家村的街道付之一炬,村民大多罹难,只剩下300余人。

说到此,老人们提出苏家堡“堡子”,也就是古方城其实是他们什家村祖先所修,以前称为“什家堡子”。说什家村的老祖宗到景阳地区后先是选址到古方城位置居住,根据皇宫的样式组织人手修建了方城,传说皇宫的周长是九里九,而景阳四方城的周长是三里三。到目前为止,从什家村通向古方城(堡子)的路还叫堡子路,堡子路附近有什家村李姓三房的祖坟。

这天傍晚,一位老人开车,带着我从古方城西门而入,顺路横贯方城。我们在方城西门口停车,我从门边的土坡上攀上城墙,已经是日暮时分,城墙上的野草随着微风摇曳,一大群喜鹊听闻我的脚步声哗啦啦群飞而起……

这次探访古方城,让我更多感受到了历史的沧桑,明清时代大通地区经历的一场场战火,让多少生灵涂炭。那夕阳中巍然屹立的古方城无言地诉说着历史,瞩目着景阳川的世事变迁。






2013年底,我有了一个变更工作的机会,从此便忙碌起来,

甚至少了和仙紫苏他们去玩的次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工作中结识了一个叫顾军林的青年。更有趣的是,接下来自己的工作和他有了许多联系,让我逐步了解了他的一些经历。

顾军林是景阳镇一个小山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本世纪初,他走出大山,走出穷困的家庭,考入黑龙江工业学院。家中没有钱交大学的学费,他贷款上学,在学校时就自主创业赚取生活费。他说在黑龙江上大学的时候,因为经济困难,没钱买衣服,冬天零下二十几度的气温,他却只穿着一件西服外套,赢来学校师生200%的回头率,因为有些人要回头看两次。大家不敢相信,那个季节还有人穿西服。就在这种情况下,顾军林经过努力,勇敢地摆脱了困境。大学毕业时,他是全校唯一一个没有交清学费的优秀学生干部,并留校工作。他努力创业挣钱,很快还清了学费。同时,他放弃了大学里学习的机械制造专业,开始从事教育招生工作。两年后,看到广东深圳市发展的报道,他毅然决定再度放弃这份工作南下深圳创业。在深圳创业7年后,顾军林厌倦南方发达城市的生活,怀念青海家乡浓浓的人情味,又毅然带着妻女回青海老家创业。

顾军林告诉我,他现在做的事就是在景阳的古方城里人工种植几百亩树莓。又是古方城!这一年来,这个古方城仿佛与我结下不解之缘。我十分好奇地向他了解树莓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在古方城里种树莓?

顾军林说树莓和我们平常山中所见的莓子是一类,目前他在古方城中种植的树莓是引进的英国品种。树莓全“身”都是宝,成熟的鲜果是“黄金水果”,营养价值超群,每斤可卖到60元。鲜果可用于酿树莓红酒,制做树莓果酱,因为含天然色素,鲜果还可生产高档口红。未成熟的果实是中药,学名覆盆子;树莓顶部叶片可做茶叶,树莓茶有减肥功效,可开发成青海人喜欢的八宝盖碗树莓茶;树莓枝叶供给饮料生产企业可以加工成凉茶饮料……权威数据说明,青海高原出产的树莓各种有效成分含量高,是世界上最优质的树莓,这说明青海地区种植树莓是最佳的选择。还开发林下经济,在树莓树下套种经济植物,养殖鸡、鸭、兔。之所以选择在古方城中种树莓,他看中的仍然是古方城的特殊性:一是离省会城市西宁近;二是古方城两边有门,四周封闭,便于管理;三是古方城具有悠久历史,今后可以考虑文化旅游方面的发展。顾军林最终的打算是集树莓种植、采摘、餐饮、文化旅游于一体,将古方城打造成青藏高原“优质树莓庄园”。



金秋十月,顾军林在古方城种植的树莓成熟了,在秋日的蓝天下,一串串鲜红的树莓果实在枝头鲜艳夺目。他从国庆节开始举办树莓采摘节,吸引人们来景阳古方城观光采摘树莓。网络、电视、报刊上大量宣传古方城及树莓种植的报道让大通景阳古方城的名字逐渐被更多的人们所认识。

2014年10月6日,我与大通县的文朋诗友一同迎接青海高大陆七棵树文艺部落一行十余人来到景阳古方城。大家一同游览古城,听顾军林介绍树莓,兴高采烈地观赏、采摘树莓果。



与同往的大通县文史专家刘积顺老师谈论古方城的建造者到底是谁,是传说中的刘大师傅?还是学者们认为的刘幕将?还是什家村的老祖先李珮?它到底是建于清同治年间,还是明代与明长城同时修建,更或是像有关部门提出的一样是宋代所修?似乎还没有一个定论,人们一直都在争论着。

那座古方城我已经至少去了八九趟,在我看来,他就像一位迟暮的老人安静地驻守在景阳川里,慈祥地看着我们在他脚下来来往往。和古城相关的那些人们,他们品味各种生活滋味,努力地实现着自己的价值,在命运的幸与不幸中勇敢地追寻着自己的梦想。

灯光下这篇文字的结尾处,把我浅浅的笑容送给他们,送给那座古城那些人。

(图片摄影:相玉)



大通相玉推荐阅读

1.邂逅觉古寺(相玉)

2.大通景阳什家、土关村李姓系明代李土司后人,祖上曾被赐“金书铁券”(相玉)

3.大通景阳土关村、东峡衙门庄村分别写出了自己的村志(相玉)

4.兄儿啊,我的妹妹!(相玉)

5.青海大通阿姓蒙古族的历史渊源(相玉)

6.将军沟的“将军”(相玉)

7.鲁玉梅小说《苍生》

8.那个夏天(小说)(张吉平)

9.鞑靼洛尔(一)(小说连载)(张旻)

10.九月菊开得更旺了,一朵朵像满含笑容的哥哥……(李福霞)

Good title
相玉小广告


大通花儿步行街C南街78号“特色碗炸面”,相玉叔叔家的面馆,主打重庆小面,喜欢的亲们快快来尝!联系电话:15297051086,相先生。


雅俗共赏,青海人身边的文艺,欢迎关注“大通相玉”!




向您推荐以下公众号



卿卿缘



苏子达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