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锡璋悦读茶坊】古人中外名人多,煮茶品茗妙趣事(外一篇)

韩锡璋悦读茶坊 2018-05-22 08:05:24

中国是茶叶的故乡,茶文化渊远流长。茶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与我国人民生活关系密切,自古至今,有许多名人与茶结缘,不仅写有许多对茶吟咏称道的诗章,还留下不少煮茶品茗的趣事轶闻。


唐代陆羽,善于煮茶、品茶,耗一生之功著成《茶经》,流传千古,后世尊为“茶圣”。陆羽取水极为讲究,煮茶必佳泉。他将煮水分为三个阶段:一沸、二沸、三沸。认为一沸、三沸之水不可取,二沸之水最佳,即是当锅边缘水像珠玉在泉池中跳动时取用。


唐朝诗人卢仝饮茶有个奇特的规定:每次不喝第七碗,否则就会喝醉。他在《饮茶歌》中曾这样描绘:“七碗吃不得,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明代湖州司马冯可宾一生茶壶不离手。他喜欢自斟自饮,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品味出其中乐趣。即使是客人来了,他也是每人发一把小壶,任他们自饮。

 

清朝乾隆皇帝一生以茶为伴,嗜茶轶事趣闻不少,其中有一则关于他85岁让位时的趣闻流传甚广。据传,当时有一位老臣无不惋惜地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乾隆听后哈哈大笑,然后幽默而风趣地答曰:“君不可一日无茶也!”由此可见,乾隆嗜茶成癖,与茶结有不解之缘。

 

慈禧太后在乱世纷争的生活中,也有她的一套养生之道,白天喜爱饮用金银花茶,晚上临睡前饮用糖茶,头枕是填有茶叶的枕头上,就连服用滋补的珍珠粉也喜欢用茶水送服。因此她年过七旬后,仍是肌肤白嫩,容光夺人。

 

孙中山在生活中对茶非常喜欢,尤其爱喝西湖龙井和广东功夫茶,提倡身边人多饮茶,并且对茶大加赞赏,到虎跑泉观光,取水煮茗,并赞道:“味真甘美,天之待渐何其厚也!”还要推广茶,称茶是“不贵难得之货”也。茶在历史上得到了中山先生的高度推崇和肯定。

 


毛泽东嗜好茶叶和香烟,尤精于品茶,终身不离茶水,曾写有“饮茶粤海未能忘”的咏茶名句。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同志回忆说:毛泽东每天睡觉醒来,洗脸后就开始饮茶,一边喝一边看报,接待国内外客人总是吩咐警卫员沏茶相待。他喜欢喝杭州龙井茶,饮茶习惯很特别,不仅饮茶水,还将杯中茶渣放进嘴里咀嚼吃下去,总是吃得津津有味。 

 

周恩来总是沏龙井茶招待国内外宾客,一杯清茶在手,谈笑风生。他很关心杭州梅家坞的龙井茶生产,1965年起曾先后五次到梅家坞视察,鼓励发展生产。有一次周恩来陪外宾到梅家坞,品尝龙井绝品“明前茶”,当他知道炒1斤“特级龙井”,茶农要采4万多个嫩芽时,不忍将茶渣倒掉,便风趣地说:“龙井味道好,要把它全部消灭掉。”说罢便将杯中茶叶全部咀嚼光,留下“啜英咀华”佳话。

  

  

朱德居家办公,常饮茶水。而且每次外出视察,凡遇茶园、茶场,必去参观。1959年,他在庐山植物园品尝庐山云雾茶,赞赏不已,赋诗一首:“庐山云雾茶,味浓性泼辣;若得长年饮,延年益寿法。”1961年,朱德到杭州西湖龙井茶地视察时,看到茶林遍地,茶农生产生活都有很大提高,欣然口占一首《看西湖茶区》:“狮峰龙井产名茶,生产小队一百家;开辟斜坡一百亩,年年收入有增加。”

 

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刘少奇同志的家乡是湖南宁乡县花明楼,这里的人民好饮一种烟熏茶。受此影响,刘少奇也特别喜欢喝烟熏茶。工作疲倦时,只要喝上一口这种烟熏茶,他就会精神一振,倦意全消。

 

鲁迅爱茶,经常一边构思写作,一边悠然品茗。他当年客居广州,称赞道:“广州的茶清香可口,一杯在手,可以和朋友作半日谈。”因此,当年的广州陶陶居、陆园、北园等茶居,都留下他的足迹。他对品茶有独到见解:“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首先就必须练功夫,其次是练出来的特别感觉。”

 



郭沫若11岁就曾写下“闲钓茶溪水,临风诵我诗”的句子,可见他对茶的喜爱是从小就培养的。日后,他成为品茶行家,对中国名茶的色、香、味、形及历史典故非常熟悉。他到全国各地考察工作,都少不了品茶的环节,遇到好茶,他一开心,忍不住就题首诗写个字什么的,结果,这诗一写就不得了,那茶从此就红遍全国了。所以啊,给他封个“茶大使”一点都不为过。

 

林语堂喜欢喝茶,而且不是一般的讲究,首先得有志同道合的人做伴,一个人喝太无味,然后还得有个好的环境,不然,再好的茶也大打折扣。同伴还不能多,一两个足够,不然太吵,环境也得清静幽雅才行。他最著名的就是“三泡”说:“茶在第二泡时最妙。第一泡譬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幼女,第二泡为年龄恰当的十六女郎,而第三泡则已是少妇了。”

 

壶趣壶语

竹因谦受益      松以静延年

当代文学家老舍是位饮茶迷,还研究茶文化,深得饮茶真趣。有一次,他到莫斯科开会,苏联人知道他的嗜好,特意为他准备了一个热水瓶。老舍颇为开心,赶紧泡好一杯茶,准备慢慢品茗。没想到,刚喝了几口,一个不注意,服务员居然端起杯子给倒掉了,气得老舍大发雷霆:“难道她不知道中国人喝茶是一天喝到晚的?”其实,这还真不怪那服务员,这是东西方茶文化的不同,人家以为老舍喝剩了,很体贴地倒掉呢。

 

后来,爱茶如命的老舍先生居然提出要戒茶,原因是物价高涨,“不管我愿不愿意,近来茶价的增高已教我常常起一身小鸡皮疙瘩。”粮食涨,茶也凑热闹,可见茶和粮食一样重要,难怪老舍只是叫嚷一阵,并不见他真正戒茶。


文学家秦牧从小接触功夫茶,练就了过硬的辨茶功夫,广州的茶叶公司举办茗饮雅会,常请他去品评。1967年夏至1970年秋,当时任《羊城晚报》副总编的秦牧与广州各报总编一起,被集中在广州一座干校接受审查,“老总们”忽发奇想,要对各自所带茶叶评出高低,推举秦牧担任评茶师。秦牧对各人茶叶一一品评,最后评出一位副总编所带的西湖龙井为冠军。

 

巴金喜欢喝茶,却没有太多讲究。 好友许四海是制壶大师,对喝茶很是讲究,实在看不下去巴金这样糟蹋茶叶。于是,他送了巴金一只自制的仿曼生壶,还专程从家里带了一套紫砂茶具,为巴金表演茶艺。还别说,制壶大师确实有一手,用特别的手法冲泡的茶,还未喝,香味已经在房间里弥漫,巴金喜不自禁,一边喝一边感叹:“没想到这茶还真听许大师的话,说香就香了!”一口气喝了好几杯。

 

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平日最喜欢喝茶,就是在物资十分匮乏的卫国战争年代也离不开茶。

 

普京最喜欢的饮料不再是啤酒(在德国时爱喝啤酒)而是绿茶,因此使绿茶在俄罗斯成为一种时尚。

 

卡斯特罗这位古巴领导人原先既爱饮茶有爱抽哈瓦那雪茄,他爱饮不加糖的茶,认为原汁原味的茶汤才有韵味,后来为了减少吸烟对身体的不良影响,他只饮茶不吸烟了。

 

土耳其共和国第七任总统埃夫伦将军养生之道便是每天喝绿茶,他喝绿茶还是缘于在总统任期内访问中国时喝了中国绿茶,感觉特别好。从此,他养成了爱喝绿茶的习惯,坚持每天喝绿茶。喜欢用中国盖碗冲泡绿茶。

 

格鲁尼亚前总统谢瓦尔德纳泽特别爱喝中国绿茶,曾告诉记者,他非常喜欢喝绿茶,一天至少喝10杯绿茶。


以上内容系文摘


推荐阅读:


古诗词中的茶


西晋左思的《娇女诗》

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百晰。

小字为纨素,口吃自清历。

有姐字慧芳,眉目粲如画。

驰鹜翔园林,果下皆生摘。

贪华风雨中,筱忽数百适。

心为茶荈剧,吹嘘成对鼎。

左思的两位娇女,因急着要品香茗,就用嘴对着烧水的“鼎”吹气,非常深动地描写了两个娇女烹煮茶的姿态。

老茶藏品——市场上罕有的广西六堡黑茶饼(2001年3月)使其“红··陈·醇”的特质更加彰显,令人温馨顿生:

风雨人生浪千重,胸有林海郁葱葱。


唐代

1.茶圣羽和茶经

陆羽生前,以嗜茶、精茶和《茶经》一书就名播社会或已有“茶仙”的戏称,陆羽所著《茶经》三卷十章七千余字,是唐代和唐以前有关茶叶的科学知识和实践经验的系统总结;是陆羽躬身实践,笃行不倦,取得茶叶生产和制作的第一手资料后,又遍稽群书,广采博收茶家采制经验的结晶。《茶经》一问世,即风行天下,为时人学习和珍藏。他逝世以后被尊为“茶圣”。


绝版云南景迈老黄片(2006年)——潮涨潮落任遨游


2.五言诗

杜甫,写有“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的诗句。当时杜甫年过四十,而蹉跎不遇,微禄难沾,有归山买田之念。此诗虽写得潇洒闲适,仍表达了他心中隐伏的不平。

李白豪放不羁,一生不得志,只能在诗中借浪漫而丰富的想象表达自己的理想,而现实中的他又异常苦闷,成天沉湎在醉乡。当他听说荆州玉泉真公因常采饮“仙人掌茶”,虽年愈八十,仍然颜面如桃花时,也不禁对茶唱出了赞歌:“常闻玉泉山,山洞多乳窟。仙鼠如白鸦,倒悬深溪月。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根柯俪芳津,采眼润肌骨。丛老卷绿叶,枝枝相连接。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举世未见之,其名定谁传……” 表达了茶的赞誉和向往。


绝版湖南安化黑茶——时光沧桑交响曲


白居易,对茶怀有浓厚的兴味,一生国下了不少咏茶的诗篇。他的《食后》云:“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碗茶:举头看日影,已复西南斜。乐人惜日促,忧人厌年赊;无忧无乐者,长短任生涯。”诗中写出了他食后睡起,手持茶碗,无忧无虑,自得其乐的情趣。

福建福鼎老白茶—— 

一年茶· 三年药·七年宝·当年采·隔年饮·多年藏  


3.唱和诗

在数以千计的茶诗中,皮日休和陆龟蒙的唱和诗,可谓别具一格,在咏茶诗中也属少见。皮日休和陆龟蒙两人十分知己,都有爱茶雅好,经常作文和诗,因此,人称“皮陆”。他们写有《茶中杂咏》唱和诗各十首,内容包括《茶坞》、《茶人》、《茶笋》、《茶籯》、《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瓯》和《煮茶》等,对茶的史料,茶乡风情,茶农疾苦,直至茶具和煮茶都有具体的描述,可谓一份珍贵的茶叶文献。


云南普洱茶——满城尽带黄金甲

4.联句诗

联句是旧时作诗的一种方式,几个人共作一首诗,但需意思联贯,相连成章。在唐代茶诗中,有一首题为《五言月夜啜茶联句》,是由六位作者共同作成的。他们是:颜真卿,著名书画家,京兆万年(陕西西安)人,官居吏部尚书,封为鲁国公,人称“颜鲁公”;陆士修,嘉兴(今属浙江省)县尉;张荐,深州陆泽(今河北深县)人,工文辞,任吏官修撰;李萼,赵人,官居庐州刺史;崔万,生平不详;昼,即僧皎然。诗曰: 

泛花邀坐客,代饮引情言(士修)

醒酒宜华席,留僧想独园()

不须攀月桂,何假树庭萱()

御史秋风劲,尚书北斗尊(崔万)

流华净肌骨,疏瀹涤心原(真卿)

不似春醪醉,何辞绿菽繁()

素瓷传静夜,芳气满闲轩(士修)

这首啜茶联句,由六人共作,其中陆士修作首尾两句,这样总共七句。作者为了别出心裁,用了许多与啜茶有关的代名词。如陆士修用“代饮”比喻以饮茶代饮酒;张荐用的“华宴”借指茶宴;颜真卿用“流华”借指饮茶。因为诗中说的是月夜啜茶,所以还用了“月桂”这个词。用联句来咏茶,这在茶诗中也是少见的。


云南普洱茶中的婉约淡雅族——月光白:月明林下美人来


5.宝塔诗

《一字至七字诗·茶》 

元稹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元稹的这首宝塔茶诗,先后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从茶的本性说到了人们对茶的喜爱;二是从茶的煎煮说到了人们的饮茶习俗;三是就茶的功用说到了茶能提神醒酒。

云南普洱茶——感恩自然兰花香



以上内容系文摘






本文编辑链接:山西市场导报记者部   王洋





本刊刊训:

在这里,激情碰撞文化,诗意表述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