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我亦多情病司马

楼主:南回不归 时间:2020-03-11 19:33:52


**南回不归**天越高人越小**南回不归*天越高人越小**




明朝隆庆、万历年间,是一个大变易的时期,社会变动不居,士人心态巨变,文学思想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不同文学流派的纷争,不同流派的文风与不同地域的文风,消长、调和与变通,却殊途同归于洒脱。洒脱之文风,在万历中期有着很大的声势。


徐桂,字茂吴,自号大涤山人,约明嘉靖年间出生于长洲(今苏州)。万历五年(1577年),徐桂高中进士,与沈懋学、屠隆、冯梦祯等同科。后任袁州(今宜春)推官。恃才自放,守正不阿,失上官,指投劾归。退隐后,徐桂居于余杭。清代诗人、钱塘厉鹗在《东城杂记》里称其:“僦居杭城之东隅,地幽僻,擅池亭竹木之胜,多蓄彛鼎书画,日婆娑其中。”


而此幽僻地即大涤山,为杭州余杭的两大名山之一,位于余杭西南的中泰乡境内,山灵水秀。南宋临安知府潜说友所修《咸淳临安志》之《大涤山洞天》中有云:“此山清幽,大可洗涤尘心,故名。”大涤山不仅山水秀美,同时还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道教胜地。徐桂亦因此自号为大涤山人,并著有《大涤山人诗集》十三卷,由余杭徐卿麐于万历年间刻印。另著有《采莲曲》一卷。


万历十四年(1586年)八月,徐桂与王世贞、屠隆、汪道昆、潘景升、王穉登、曹叔重等人,延邀同人,在杭州西湖成立南屏社,治酒征歌,分韵赋诗,汇聚了一时的诗坛名流。汪道昆曾在《南屏社记》中记载:“南屏社集几乎囊括当时七子所有精英”。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徐桂又与冯梦祯、俞安期、臧懋循等人,结社西湖,互相唱和。



楚宫人去霸图移,剩有芳名寄一枝。浥露晩妆余涕泪,临风夜舞忆腰肢。乍翻尚自疑红药,欲刈终难混绿葵。若使灵均当日见,不将哀怨托江蓠。(徐茂吴《咏虞美人草》之一)


摄瑑江城事已非,宦情原与世情违。归来负郭无田宅,到处寒波有钓矶。啼鸟似关愁客语,乱云如曳故人衣。知君词笔频年健,几向秋空咏落晖。(邢侗《寄徐茂吴》)


十载形容梦寐看,江天雪色对盘桓。贫如厌次长为客,渴比临卭自罢官。日涌虹霓双剑聚,天垂星斗一枰寒。春风烂漫湖头约,万树桃花觅翠峦。(胡应麟《徐茂吴过访赋赠》)


徐桂以诗名吴越之间,尤工咏物艳体之作。性喜藏书。明博物学家谢肇淛在《五杂俎》中说:“今天下藏书之家,寥寥可数矣。王孙则开封睦(朱睦)挈、南昌郁仪两家而已……士庶之家,无逾徐茂吴、胡元瑞(胡应麟)及吾闽谢伯元者。徐、胡相次不禄,箧中之藏,半作银杯羽化矣,伯元嗜书,至忘寝食,而苦贫不能致,至糊口之资尽捐以市坟素,家中四壁,堆积克栋,然常奔走四方,不得肆志翻阅,亦阙陷事也。”



“南中有名士徐茂吴,性好洁,善品茶,为时人所重。”徐桂生有洁癖,并精通茶道,可明辨茶叶的真假。喝茶当喝虎丘茶。早在唐代,苏州虎丘业已产茶。到宋代,虎丘茶则以“白云茶”闻名于世。据《虎丘志》载:“虎丘茶色如玉,味如兰,宋人呼为白云茶,号称珍品”。谢肇淛则在《五杂俎》里说:“今茶品之上者,松萝也,虎丘也,罗岕也,龙井也,阳羡也,天池也,而吾闻武夷、清源、鼓山三种,可与角胜。”


明时的虎丘茶园归虎丘寺和尚管理,属寺产,产量很少。天启进士文震孟亦在《剃茶说》里说:“吴山之虎丘,名艳天下。其所产茗柯,亦为天下最,色香与味在常品外。如阳羡、天池、北源、松萝俱堪作奴也。”清人卜万祺则在《松寮茗政》里说:“虎丘茶,色味香韵,无可比拟。”


徐桂平生则最嗜虎丘茶。可那个时候的虎丘茶,一斤就要白银一两多;而同时期的州官月俸,却也只有白银三两。正像屠隆在万历十八年(1590年)前后撰写的《茶说》里所述:“虎丘,最号精绝,为天下冠。惜不多产,皆为豪右所据,寂莫山家,无繇获购矣”。


著名文学家、佛教居士冯梦祯,是徐桂的同科好友,在他的《快雪堂日记》中亦有记载:“茂吴品茶,以虎丘为第一。常用银一两余,购其斤许。寺僧以茂吴精鉴,不敢相欺。他人所得,虽厚价亦赝物也。”而在徐桂的品评里,确以虎丘茶为王种,其余则妃、臣、民种矣。



《快雪堂日记》中另有记载:万历十九年(1591年)正月初十,冯梦祯访徐茂吴,留叙,至初更而归,见赠芥茶一瓶(而徐桂亦曾向冯梦祯借用惠山泉水两坛,用以沏茶)。五月初一,茂吴酌坐客。又晤张山人,即白灵峰而为僧所逐者,今住陆祠,茂吴作十绝句慰之。茂吴出《采尊曲》八章,索余辈(孙文融、余世辅、俞孟武)和。七月十五,赴潘景升湖上约。同雪浪、月音雨上人(灵芝寺)、徐茂吴、陈季象、刘姬,茂吴留宿湖上,而余失赍卧具,独归。


红颜一日尽江湄,芳草能传易代姿。尚想施朱留片蕚,翻疑化碧有单枝。迎风似逐歌声起,宿雨那经舞袖垂。微艳莫教轻委地,徘徊犹似美人贻。(徐茂吴《咏虞美人草》之二)


空斋佛火夜悠悠,残雪松间晓尚留。樽绿敢言开北海,榻陈聊得下南州。兰芳当户宁为艾,鹰鸷逢春未化鸠。明日与君同跨马,要离墓下问吴钩。(王穉登《雪后留徐茂吴宿斋中》)


绣阁重重锁翠娥,春风帘幙度微波。红牙一拍芳心乱,肠断江南子夜歌。独离幽阁影随身,红拂杨家是丽人。自有绕梁声宛转,不愁罗袜步生尘。(徐熥《无题和徐茂吴司理》选一)



冯梦祯还曾跟随徐桂,到杭州老龙井买茶。“山民十数家各出茶,茂吴以次点试,皆以为赝。曰‘真者甘而不冽,稍冽便为诸山赝品’。得一、二两以为真物,试之果干香若兰,而山人及寺僧(龙井寺)反以茂吴为非。吾亦不能置辩,伪物乱真如此。”


冯梦祯见徐桂遭到了围攻,自己却也是有口难辩,没办法只得拉着老友离开了龙井村回城。由此亦可见,徐桂俨然已是“中华茶客”的一个象征性人物。像他那样的“(寺僧)不敢相欺”者,依傍的正是自己长年累月品茶所积累的经验。


嘉靖、万历年间,比徐茂吴出道稍早一些的,还有个徐桂。此徐桂字子芳,号秋亭,安徽潜山人。嘉靖十四年(1535年)进士。初任东昌府司理,擢升刑部主事,后历官员外郎。他处理案件,以事实为据。遇有疑案,必追查根由,不少冤民得获平反。


因政绩显著,徐子芳升任郧阳(今湖北郧县)知府。后遭谗罢官,归隐潜山白云崖,筑室著书,著有《丹台集》、《郧台志略》等。徐子芳亦有文名,在郧阳时与郧阳巡抚王世贞相友善。旧志云:“世贞有记交游诗四十韵,徐桂与皇甫汸、莫如忠、梅鼎祚与焉”。



根自苏台徙,阴生蒋径幽。当空炎日障,倚槛碧云流。未展心如结,微舒叶渐抽。琐窗迷翠黛,张幕动清油。书借临池用,光分汗简留。流甘掩中上,为绤衣南州。只益莓苔润,翻令蕙若忧。荷风同委露,梧叶共鸣秋。梦境知谁得,人生似尔浮。漫劳弹事苦,终日傍林丘。(徐茂吴《芭蕉》)


响遏行云是此声,况看人似玉壶清。蛾眉不惜从君死,只为当时一笑情。生前憔悴死含寃,半臂犹看带血痕。我亦多情病司马,不知何处吊香魂。(徐熥《无题和徐茂吴司理》选二)


西湖徐君美如此,眇眇东来渡江水。微飚木叶江波生,皓露芙蓉秋色死。秋色连山客早悲,倍忆离鸿江月时。旧郡钤阳醉烟柳,动道宜春春不宜。豫章城西江水满,片雨疏花石兰馆。献赋谁知锦组文,题书直道珠盈碗。一别苍洲间白云,金台暑路忽逢君。祗合飞冤填北海,那堪解愠出南薰。芳皋幂辞青敔,及子风流度江左。孤亭水树别留人,别道烟霞须着我。我边知我若逢君,卿处相卿自有人。无事南湖催送桨,扁舟小妇好随身。莫嫌小妇恒随从,茗碗香垆朝夕供。风雨离骚秋暮行,荃兰墨妙连舟重。去去西湖箫鼓陈,香丝艳粉逐年新。不惜风流频取醉,君来看见六朝人。 (汤显祖《送前宜春理徐茂吴》)

(图片来自网络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