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Orange | 2018/4/1

楼主:ORANGEJELLY 时间:2021-04-08 07:33:13

今天是4月的第一天。

又是一个张国荣纪念日。


今天应该要早睡的,因为没有记录计划。

可是隔壁寝对门的女生跳楼了,18点二十多发生的。

我又去翻张国荣自杀事件的新闻,2003年4月1日18:43。


我和剑英刚好下楼去打羽毛球,楼下围了好多人,女生已经卧在草丛里没有意识了,阿姨急地跑来跑去地打电话。

严导员哭的满脸通红,严导员其实比我们也大不了多少,很多时候我也很同情严导员,刚来就被GL1701的孩子们怼,还出了起义的事,现在又发生了跳楼的事。


严导员上任的头几天,就可认真的拿个小本子一个寝室一个寝室的问我们关于学习英语的现状,我当时想,真好阿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这个学校将会浇灭她的激情的,祝她永远不会变成麻木的顾导员吧。


上周推优,我问严导员我还有机会吗,美迪从办公室值班回来跟我说,严导员真的帮我打了很多电话问,但是估计不行。当晚严导员说,我再尽力帮你问问,但是很困难。第二天严导员说,这事没有办法了。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严导员还会帮我问就已经让我很高兴了,想着下次给严导员带点吃的谢谢她。


运动完以后剑英去澡堂洗澡了。

我买了两杯绿豆汤两个茶叶蛋和一袋芒果,肩上挂着羽毛球拍,走到5栋门口,警戒线拉的到处都是,两辆警车阴惨惨地闪着蓝光。那女生的三室友们就站在那,我真的感到有些惭愧,只好低着头路过她们。

生活就是这样,我知道你身上发生了很悲惨的事,但这个世界却不会停止运行,我的生活要继续,每个人的生活都会继续。


一上到五楼就看见了美迪。

她冲过来就抱住了我,也不管我刚运动完一身的汗,边抱着就边哭。

这是我第一次被除了母上之外的人抱那么久,僵在走廊的灯影里不知道怎么办,最后只好格外别扭的拉着美迪的手带她回了寝室。我还没有害怕。


剑英洗完澡给我发微信,说不敢走那个石板路。

我跟美迪说,我去接下剑英,美迪蹭地站起来说,别把我一个人丢这。所以我又牵着美迪去找剑英。


剑英回寝以后突然也哭起来了,一整个寝室除了我都在哭。剑英和美迪一直在说女生以前如何好,前几天如何跟她们打招呼。而我今天之前还不知道那女生长什么样,现在还是不知道。


今晚就是这样。

我们一起回来时,一堆警察浩浩荡荡的从楼梯下来。


我不应该拍照的,手欠吧,拍了一张五栋楼下的照片,如果被警察发现肯定要强行删掉的。但是看着不舒服,自己删了。


我的心里也越来越堵的慌。

我觉得那女生是“替”我跳下去的。



寒假回家的火车上读完的《人生复本》。

这本书还是成学姐帮忙取回来的,给你们看看书的介绍。


人生的诸多时点,都要面临非此即彼的选择。你选择了A,便会沿着A的路径一直走下去,于是形成你现在的世界。而当你选择B,则处于一个平行宇宙,过着与选择A截然不同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时还在做各种各样的选择,这些选择又裂变成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路径,不同的宇宙。这些人生会同时存在,在物理学中叫波的叠加。


你做出A的选择后,便对B选择的世界一无所知,你无法感知那个世界,这叫波的坍缩。

过往所有选择的组合决定了此刻独一无二的自己,但在薛定谔的盒子打开之前,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上一周我在天台哭了很多次,还被朝阳小姐姐撞见了一次。

我想了好多次我就从这跳下去吧,结束混乱的一切吧。跳下去以后,同学们会怎样围在我边上,阿姨会怎样惊慌,警车和救护车会怎样停在楼下,敏菁酱会不会哭着翻我们无数个晚上的聊天记录,谁会一遍遍说我曾经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对谁笑过,和谁打过招呼。


我还没有跳,我开始变好了,她跳下去了。感觉就像是有一个人必须被带走,上天选择了她。

看着今晚发生的一切,就像在跳不跳楼的选择中我分裂出了A和B,我是A,她是我在平行宇宙里的B,出于某种原因我们的宇宙重叠了,所以我感知到了在平行宇宙里的B。所有我站在天台上想过的情景,今晚就在我眼前真真实实的进行。


我经历过很多次身边人跳楼的事。上一次在赣中,在宏志班被压的苦不堪言,和敏菁酱说,我哪天受不了了我就从学校那红屋顶跳了,去陪去年跳的女生。甚至还构思了一篇恐怖小说的框架。后来我情绪又稳定了,但是当周某个下午就有女生跳楼了,女寝整个都被封锁了。也许又是平行宇宙里的B吧。


我今天过的很好。

睡到上午九点起的床,午饭和剑英一起吃凉皮,路上和李雪学姐打了招呼。上周很丧的时候买了一堆东西,以至于今天中午拿了四个大快递,面膜到了一大盒。回到寝室的时候想起四月份订了牛奶,从阿姨的冰箱里取了一瓶鲜牛奶。下午学习完以后躺在床上听苏阳。

进大学给我帮助最大的就是成学姐了吧。

人真的很好,很多时候我会想,还有这么好的人。

超级羡慕学姐的性格,想想性格这种东西也不能强求,是怎样就是怎样吧。


给自己贴了一个标签,同龄人恐惧症。就是看到陌生的同龄人时就很难受,即使说话也感觉自己一点都不真心。所以我的朋友都是,同桌、前桌、后桌、室友,都是一些能够有很长时间接触我的人。经常室友聊天时我问,诶XX是谁阿,我为什么不知道阿,被室友笑,你说说你知道我们班几个人阿。刚到康复时,班长晚自习找不到一个人,刚好是美迪朋友,美迪说,清怡阿,你赶紧发个消息问问人家在哪,正好拉近下你们的关系,她以后就会带你玩。我说,阿好烦阿,我去睡觉好了。室友爆笑,说可以的这个性格很陈清怡。刚来的时候啥也不说,现在不说就不说,一说话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上周很丧的时候一直跟着学姐瞎逛,晚上一激动就跟敏菁酱说了这句话。

今天看见那女生在草丛里没了意识,我后脊发凉,如果我没有去瞎逛,一直坐在天台上,也许想着想着就跳了。我们五楼,天台想上就上,完全没有时间抑制冲动。


要说上周有多丧,上发展心理学课的时候,老师说,如果一个成人选择了哭的方式,是因为他想起了小时候一哭帮助就会来到他身边的感觉。我一听就哭了,还是坐在第一排,老师没看到还好,看到了不知道得多惊愕。


人活着还是要有憧憬阿。

我还不知道那女生怎样了,所以不能说逝者已矣,只能说生者如斯。

晚安。


小时候家里一直没有电视机,母上是对物质没有很大追求的人,很多时候我觉得母上不是世俗中人。小时候只能每天晚上听母上讲故事,有照书念的,也有母上的童年故事,大一点母上就不给我讲故事了,我只好自己认字看书。家里没有电视,我每天放学回家都有一个固定的流程,讲学校学校发生的新鲜事,从母上开始做饭一直讲到晚饭结束,是我自己很有兴趣讲给母上听。


封面图是从新疆司机小哥哥那盗的图。

希望你们听了音乐。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