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学经典 | 《除欲究本》卷四 · (十)间壁人锄田遇道,小豪杰自缢逢僧

楼主:济南市道教蓬莱院 时间:2019-01-12 06:04:24



《除欲究本》

《除欲究本》为清代八仙庵(宫)方丈 董清奇 道长著作,是他在云游参访过程中形成的一部见闻思想总集,是西安八仙宫与道教宝贵的思想遗产。

△《除欲究本》|图源于网

间壁人锄田遇道
小豪杰自缢逢僧


《除欲究本》卷四

诗曰:

生来性暴好争强,旧日恶名遍野扬。

惹恼村中英烈士,吃亏受辱两心伤。

1

昔有一幼童,父母早亡。年一十一岁,有一份家当。懒怠读书,单好学拳棒。他说:“我是个孤身,惟恐有人欺负,学会拳棒,能以看家护身。”后来学到十七八岁,炼成几百斤力量。学会长拳短打,终日好斗,仗着自己本领欺人,欺压乡党邻右。

一日惹恼了本处的一个豪杰,把这小豪杰重打了一顿,又对人羞辱。他说:“你父母去世早,没人教导你。我今日把你这野猫,教导教导。”又揭他的短说:“你某一次怎长,某一次怎短,仗你的本事欺人。”把他的不是,就说了好几椿。数说了一会,又打了几拳。众人才来劝开。


这小豪杰回去睡倒,两三天汤水未尝,这是平日不落人手下的人。前日着人家打了,又羞辱,气化不过。一日半夜里起来,自拿了一条绳,到他父母坟上,痛哭了一场,辞祖先。口中只说:“不能住人世了,从此先人香烟断绝。”

哭罢,他想某处有一棵大树,到那里去上吊。

2

本处有一圣僧,有先见之明,就知此人要上吊。他说:“此人和我有缘,该我去救他。”这圣僧隐藏一旁,等候小豪杰上吊。这小豪杰来至树下,痛哭了一会。上到树上,把绳栓到树上,绑了一个套儿,才要去套。

忽听旁边有人喊了一声:“那是俺家的树,你吊死了,岂不连累着我?”

这小豪杰下树来站在地下,这僧人走至面前才认得。僧人就问这小豪杰:“你家又不少吃穿,又不缺银钱,有莫人逼累与你,又不该人帐债,因何上吊?”这小豪杰把他前日受打,被人凌辱的情由说了一遍。


又说:“我长这大,从没受过如此的委屈。今日受了辱,我有何脸面活在人世?因此要寻无常。”

圣僧又说:“你今年才一十八岁,正是活人建功立业时候。你若寻了无常,岂不白来世上走了一回。我常听人说,兵家胜败,古之常理。你败倒他的手下,你就寻短见,不愿活人。你不想一想,此前我闻得,就有几人都败到你手下,他可该怎么样?要依我说,你从今后,另换行为。”


“你学下那长拳短打,你又不是当兵的人,与皇上家出力,冲锋破敌。你如今年幼,经的事少,你没有我见得多。自古道:好强者不得善终。不是你打坏人,就是人打坏你,必须偿命,两不得活。”


“我问你:当日学下这武艺,所为的什么?”小豪杰说:“原为是的护身。”僧人说:“你不为护身,焉能遭人之毒手?”

僧人把话说到这里,这小豪杰原是个僧人转的,他迷了性了。今日被僧人这一宗话,把他才提醒了,忽然大悟:“如师傅说,我岂不吃了这个亏了?”那僧人说:“吃亏者岂至你一个人?天下就有无数的人。”这小豪杰越发醒悟了。


僧人说:“要依我说,就当你今日吊死了另转了一个人把你前者那武艺都抛去从新活人改恶从善若有人欺负到你头上来你只是哀怜求饶,管保你二十年后,魔障全消,大德扬与天下。”

这僧人把话说到这里,小豪杰趴倒,就与他叩头。说:“我如今就拜你为师。”僧人说:“我不是你的师傅。前日打你那人他是你的师傅。”小豪杰说:“打我那个人,是我仇人,他焉能作我的师傅?”僧人说:“若不因他打你,今日焉能遇我?”


这小豪杰大悟说:“真乃是我的师傅了。我这一回去,找寻那个人,我还要与他叩头,报答于他。”

3

这小豪杰果然回去,把那鲜果子买了几品,拿一个金漆盒儿捧上,寻到那个英雄家里,看见那英雄满脸带笑。那英雄说:“你莫必寻我好斗?”

小豪杰说:“不是。我来报答你前日教导之恩。”旋说着,这小豪杰就与那英雄叩头。把那英雄羞了个面红过耳,那英雄连忙跪倒还礼,一把拉起这小豪杰。

英雄说:“你一定受了高人的指点了。”那小豪杰说:“自从那一天你打罢,气的我三日三夜汤水也未尝。就辞祖先别父母,我想着自缢。”随即把遇圣僧的情由,说了一遍。

这英雄大悟,便说:“前者是我的不是,从此我也改过,你今日是我的师傅了。”小豪杰这一服罪,把那英雄感化过来了。不言英雄,单表小豪杰还家,每日务庄农,善守过日子,从不和人争气。有二三年,屡遭不幸,生疮害病,常受盗贼之害,每有人欺负他。


小豪杰邻居对门都不甘服说:“上天也没默佑了,这个人从前万恶滔天,无恶不作,人都躲避着他。他也不遭贼盗,也没见生疮害病,也没人欺负他。如今改恶向善,屡遭不幸。看来学好人,也是白学了。”

4

不言旁人赞叹,单表有个修行人,云游四方,从此处路过,在一株大树底下乘凉。这豪杰的对门有个人,那一天地里去锄田,手提一壶煎茶。正走中间,见树下坐着一位道者。他见此人仙风道骨,即起了善念,愿意敬他一杯茶。就把茶壶盖揭下来斟满,双手递与道者说:“我敬你一杯茶。”那道者见施主来的恭敬,心上暗暗欢喜,想这个人一定和我有缘,两个人叙起家常。

施主就问:“师傅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这道者把来去处,从头至尾说了一遍。道者又问:“施主是那里人?“施主把手一指说:“我就是本村人。”

那施主又问:“我有一事不得明白,在师傅跟前聆教。我紧对门有个少年,从前万恶滔天,人都避他。后来回头诸恶不作,单存善心,屡遭不幸,常有人欺他。看来上天莫感应,把人学好的心都辜负了。”

这道人说:“你对门那人,如今回头几年了?”那施主说:“三年了。”道者说:“三年他的俗债却还没有还清,所以有人欺负他。他的德行不足,感化不过人来。屡次生疮害病,那是他日积月累的怨债。只要他宁心耐性,欢喜承受,过二十年自有好处。”

施主想:这话好奇,我对门这小豪杰曾说:从前在树上吊时,遇一和尚,那和尚说过二十年之后,灾星全消,善名扬于天下。他这两个人道像商量下的话。

施主又问:“师傅,我这里有一个和尚,你认得他么?”道者说:“我认不得。”施主说:“认不得,怎么你两个人说的一样话?”

5

那道者说:“三教圣人理同,头帽不一。”


“凡打了人的有打债,骂了人的有骂债,使了银子的有银债,使了人钱的有钱债,吃了人的有口债,奸了人的有色债,许下帮人未帮有信债......一切债不还,自己魔障再不能消,除非还完,然后能身清,才能养神。你若不信,你看你对门那个人,他若耐受二十年,初志不改,一定有好处。”

道者把话说完。施主说:“你说的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听过,真乃你是一个高人,我就与你叩头,拜你做师傅。你在哪里住,我好来聆教,久后我还要当道士。”

道者说:“我是一个云游人,此处不能久停。你和你对门那个小豪杰,你们二人穷理,久后自有出头的日子。”

说罢此话,二人分手而别。这施主还家,等候二十年之后,那小豪杰的魔障全消,无人不敬,善名扬于天下。对门这人,无人不尊。

小豪杰说:“我当日拜过师傅,我要当和尚。”对门人说:“我当日也拜过师傅,我要当道士。”

二人打了侣伴,同参云游天下去了。


可笑紧邻见识差,他说上天莫默佑
今日回头就是福,平日罪孽谁替受
日积月累有孽账,自作还得自己受
古曰阳德能服人,阴德暗里鬼神佑
阴阳二德未曾积,暗里鬼神如何佑
后来又过二十春 ,罪孽全消人亲厚
改恶向善有感应  ,才知暗里鬼神佑
豪杰落发为和尚,紧随道伴也走路
一僧一道为侣伴,名山洞府各处游
虽然大道要人传,自身还得自己度


仙道贵生        无量度人

济南道教蓬莱院

济南市天桥区霞侣市街2号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