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益禾堂餐饮联盟

【难眠时来听】感悟爱情婚姻

楼主:难眠时来听 时间:2018-08-11 11:11:36


小跑了一阵,三人到了乌索城城门前。 “呼呼呼,累死我了,你们两个还好吧。”欧天一边喘气一边问二人。 阿炎:“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们肯定比你强,你不用下操心。” “戚,什么人。小纯,你怎么样,累不累啊?” “嗯,有点累了,不过还好,咱们进城吧。” “好诶,乌索城,我来吃你了!”夸张的发出一声呐喊,欧天率先进了城。 乌索城,离耶纳城不远,也是一个繁华的城市。不过进入其中的阿炎三人看到的却不是它的繁华,而是难民——如他们一般的难民。这些人就排在进城的道路上,乍一看去就有个几万人。他们排在这里的原因也很明显,因为在每队的最前面都有一个大锅,正有人不断从锅中盛出米粥递给难民。 “大家不要着急,每个人都有份的,粥绝对够,大家耐心等等,排好队,不要乱啊!”一个中年人站在前方一个临时搭起台子上对下方略显凌乱的人群喊道,不过他的呼喊有些无力,因为人群还是很凌乱,毕竟大家都饿了,都想早点拿到吃的。“哎,看来说什么都没用了。你们,”中年人对那些正在为难民盛粥的人吩咐道,“都给我加快速度,每个人的粥都盛满一些,不准少给,听到没有?”“遵命!”看了一眼眼前那数不清的难民,中年人有些不忍的转身离开了! “那个人是谁啊?”小纯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乌索城的一个官员吧,咱们也到那里排着去吧,希望这些人的速度能快一点,不然等轮到咱们的时候说不定都到下午了。”抬头看了看尚未升到正中的太阳,阿炎对二人说道。 “嗯,也没其它办法了,去排着吧!”小纯也很无奈的说道,虽然她有很多计划,可是和这最实际的填饱肚子相比,她的那些想法就显得太空洞了。 “呵呵,没事,没事,你们看,还有那么多粥呢,等轮到咱们的时候肯定还有的,等就等吧,反正等了一定能填饱肚子的,呵呵……”这个时候欧天反而不着急了,就在回答小纯的同时,他已经选了人不是很多的一队排了进去,此刻他正站在那里对阿炎和小纯招手呢。 小纯:“咱们也过去吧,呵呵!”小纯拉着阿炎,走到了欧天身边。三人站在那里等着轮到他们。期间大家没有多说什么,阿炎和小纯乘着这段时间又开始各自深思今后的种种,而欧天则无所事事的一心期盼着轮到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太阳升到正中时总算轮到了欧天三人。捧着乌索城提供的热粥,三人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开始喝粥。 “呵呵,总算有点饱的感觉了,真舒服啊!”欧天一脸陶醉的说道。他很满足的坐在那里,现在的他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在那儿休息一下,只是小纯似乎不是这么想的。她也是饿了几天刚刚才吃饱,不过她可没有阿炎和欧天这么悠闲。“咱们该商量一下一会儿的行程了吧,不能老在这里坐着吧,你们说呢?”小纯问道。 “嗯,说的对,咱们一会儿就去那几间破房子那儿收拾收拾吧,怎么样?”不是阿炎在回答小纯,说出这番话的是欧天。 “嗯?好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有些纳闷欧天怎么变得这么勤快了,不过小纯还是肯定了欧天的建议,因为她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还没等小纯高兴太久,欧天又说话了,“不过在那之前咱们还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吧,那样咱们下午才能有足够的精力去收拾那几间房子,是吧,呵呵?”欧天一脸真诚的对小纯说道。 “你,你…”小纯不知要怎么说欧天,欧天在她心中稍有改观的形象又回到了从前——懒散、懦弱、无所作为。“你,哎!”思考再三,小纯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 “啪!”“哎呦!”“阿炎,你干什么,是不是吃疯了?为什么打我?”欧天瞪着阿炎,愤怒的喊道。刚刚,就在小纯长叹完后,阿炎照着欧天的头给他来了一个爆栗,不知是不是阿炎吃饱了的缘故,欧天感觉阿炎这一下的力气格外的大,打得他格外的疼,他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不干什么,活动一下,顺便提醒你休息好了咱们该走了!”伸展了一下筋骨,阿炎信心满满的向着乌索城外走去。这是第一步,虽然以后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可是这第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需要一个住的地方,需要一个暂时的家。等这个家安置好后,接下来的事情才能开始做,阿炎才能开始尝试着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紧跟着阿炎,小纯也向乌索城外走去,她也同样着急,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赶快去做。而欧天呢,看着慢慢离开的二人,愤愤的跟了上去,当然,他还在抱怨,只是这次的他似乎也下了决心,总有一天他要让阿炎也尝尝被他欺负的滋味。一行人乘着刚吃饱力气足,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先前见过的那几间破屋。 “好了,咱们到了,说说吧,你要怎么干。”欧天略带挑衅的问阿炎,他现在恨不得把所有的负担都抛给阿炎。 小纯也不知道要怎么修这几间屋子,她也定定的等着阿炎的回答。在小纯和欧天的注视下,阿炎绕着那几间破屋子转了几圈,转完后他对小纯和欧天说道:“这里有三间屋子,就像你们看到的,这几间屋子都很破。我刚才粗略的看看了,我们就住这最中间的那间屋子吧。因为它的墙体破的不是很厉害,它主要破的是屋顶。我们只要去找些茅草铺上去就可以了,至于墙上的小洞,能补得救找些泥巴补上吧,不能补得也没有办法了。不过我想我们要做的不光是修补这间屋子,更重要的是好好打扫一下,因为我看这间屋子少说也有个几十年没人住过了,里面一定脏的不行了!” “切,说的好像你懂似的。还不知对不对呢?”欧天小声说道。 “信不信由你,我以前帮人家修过房子,所以多少知道点,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不介意和你做个邻居,反正这里还有两间屋子呢,够你挑的了。”阿炎说道。


爱情是花,婚姻是果,


  爱情美丽,婚姻实惠。


  不是所有的花都会结果,但所有的果一定曾经是花。


  爱情是一本书,翻的不用心,你不幸福。翻的太用心,你会痛苦。


  婚姻是一幅画,观看的距离太近,太远,幸福指数都不高,只有站在适当的距离,才能看到你要的幸福。


  爱情需要纯度,婚姻需要容度。这关键是一个度,物极必反。水至清则无鱼,爱情要求过纯,真爱也会与你擦肩而过。婚姻过于宽容,就成了纵容,总有一方要苦。中庸,适度,这是门学问。很深,很高的学问。



  爱情灼人,婚姻磨人。


  爱情给婚姻着色,婚姻让爱情褪色。


  爱情储存人的激情,婚姻消耗爱的热情。


  爱情是电闪雷鸣,婚姻是细雨微风。


  爱情是生猛海鲜,婚姻是家常便饭。


  爱情是那个琢磨好了的玉,婚姻是那个未雕琢的璞。


  婚姻与爱情,有时携手,有时反目。携手了就会幸福,反目了也会成仇。


  没有爱情的婚姻,一定不幸福,没有婚姻的爱情,就如没有根的树,也茂盛不了多久。


  爱情渴望进入婚姻的袋子。可婚姻的袋子,里面装的东西太多,不定哪一个有棱有角的,就把爱情挤兑了。擦破了。爱情如鲜果,不细心呵护,就会发霉,就会萎缩。


  爱情如海市蜃楼,美丽的有点虚幻,爱情又如昙花,漫长的等待只为这一现,似乎有些不值。但白娘子就为了这虚幻等了一千年。牛郎织女就为了这虚幻,多少年还在银河边含情脉脉,寂静欢喜着。


  世上有些东西,很难说清楚。有价格的东西,不一定有价值,有价值的东西,不一定有价格。比如阳光,谁能说多少钱一缕?比如空气,谁能说多少钱一口?可地球上的万物,更包括人,谁又能离得了呢,哪怕一秒钟的功夫。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商人的逻辑去思维的。比如情。



  对于人来说,情就是无价的,亲子之爱,男女之情,朋友之谊,它们对人比钱重要多了,可它们的价格是多少呢?硬把它标价,就把它亵渎了。钱若与情打交道,那可得小心着。钱可增进情,也可败坏情。使用好了,钱就是天使,使用不当,钱就是恶魔。


  爱情,婚姻,是一道百变数学题,它不但一题多变,还一题多解。如果你发散思维不强,如果你举一反三不够,它往往会变成无解,甚至成为一个死结,反之,就会如鱼得水,条条大路通罗马,四通八达。对于同一道题,对不同的人,也是深浅不一,难度各异,如果你学富五车,相信什么题也不能难住你,如果你只小学初中,甚至目不识丁,那它就是横亘在你面前的高山,无论你怎么努力,也只能望山兴叹。


  一部电视剧说,从爱情过度到婚姻,有三样东西不可少:爱的感受,爱的能力,爱的智慧。可这三座大山,一座比一座高,想想我们的体力,纵其一生不断登攀,能攀登几座呢?相对婚姻,爱情是轻松的,因为得到他,只需登上第一座山就够了,而婚姻要想美满,需要登上三座山,且两人都得登,步调一致可就难了。这就象孟子所说,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了。所以,爱情大多完美,婚姻大多凑合。


  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惜。

本文大概

1100

读完共需

11

分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