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E时代】涌泉小伙网上开果园 一年四季鲜果销售不断档

现代果业 2018-04-15 17:17:17

  临海盛产水果。过去,鲜果销售大多以合作社或者是商贩上门收购的经营模式为主。销售渠道不稳定,储存时间短等因素都为鲜果销售埋下了“滞销”的定时炸弹。

  电子商务的兴起吸引了大批年轻人返乡创业,当前鲜果网络销售物流还尚存门槛,而他们用新技术对水果进行深加工,把思维从卖鲜果的模式中跳出来,做水果的深加工,既减少了鲜果滞销的风险,也延长了销售周期。

  鲜果靠“天”吃饭,种植风险大

  5月,进入桑葚成熟的季节。在临海涌泉镇沙渚村,340余户人家几乎家家都种桑葚,该村共有700多亩桑葚,一个月销量上万斤,是村民眼中的“摇钱树”。

  “五一”期间,来采购桑葚的小商小贩和来采摘的游客将村里堵得严严实实,光排队就排了一公里多,村里还专门安排人维持秩序。桑葚的批发价格一度飙涨到了7元/斤。

  可惜这种情况并非天天都有。“五一”节过后,记者来到了沙渚村,村里就冷清了许多。

  种植业本来就是靠天吃饭,雨水一多,桑葚果子就不甜了,前段时间昼夜温差一大,果子又熟得太快,很多农户根本来不及摘,不少熟透的桑葚都直接落在了田里。采访当天,桑葚的批发价格回落到3元/斤。

  “这几年村里桑葚外销的销路没有打开,加上周边的村子看到生意不错也开始种桑葚,竞争压力大,因此桑葚的价格一直上不去。”该村党支部书记杨英富有些发愁。

  桑葚的采摘周期短,只有40天左右,再加上桑葚不易存放,在常温下也就只能放个一两天。

  来村里采购桑葚的大多是小商小贩,对于村里偌大的种植面积来说,并不算多。杨英富最喜欢就是接到果汁厂或者罐头厂的订单,一次都是大批量采购,根本不愁销路,可今年果汁厂的订单也少了。

  杨英富告诉记者,他们也曾想过办法,想自己办果汁加工厂,可是村里的年轻人都吃不了种植业的苦,纷纷外出就业,缺少新点子。村民们也尝试过网上销售,通过淘宝、微信等渠道卖鲜果。

  “用隔热的饭盒,放进冰块,真空包装,卖是可以卖,但是现在的物流还不行,损耗率挺高的。”杨英富说。到现在为止,村里在网上卖桑葚鲜果很少有卖得好的。

  农产品供需很难平衡,风险太大,一旦滞销,就只能倒掉了。村民们也想过做果汁、果酱、果脯,但是销路没打开,并不是很理想。

  网上卖桑葚,减少鲜果滞销风险

  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吸引了一批年轻人回乡创业,他们给农产品销售带去了新的思路。

  戴可杰就是其中一个,这几天,桑葚上市正火,他的加工坊也很忙碌。他从农户手里大量采购新鲜桑葚,加工成桑葚膏。每天光是熬制桑葚膏用的柴火就要2000斤。

  2013年,他回到台州创业,先在网上卖桑葚鲜果。

  但新鲜桑葚采摘期只有40多天,网络销售大概只能卖10到15天,销售时间太短了。

  而戴可杰“无心插柳”在朋友圈卖的桑葚膏却广受欢迎,他就从周边农户手中大量采购桑葚,加工成桑葚膏销售,一直从5月份卖到了10月。

  “如果是论斤算,鲜果的利润比深加工的要高,鲜果最好卖的时候在网上能卖到29元/斤,而桑葚膏因为挑选的都是好材料,成本反而高了,利润也薄。但是深加工的好处就是延长了销售周期,整体的利润肯定要比鲜果销售高。”戴可杰说。

  后来他又从桑葚膏得到启发,利用临海有众多果品的优势,研发出梨膏、橘膏、姜膏等季节性产品,不再担心出现“空档期”。如今,他的淘宝店“老戴家的果园”中,已经有十多种膏方在售。

  如今,他的店铺年销售量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品类也在逐渐延伸。除了膏方外,还上了花果酒、花果茶等。

  不过,虽然生意越做越大,但戴可杰并不希望把摊子铺得太大。他计划接下来做一些线下的布局,除了以亲子体验为主的手工工坊外,还打算开发一个集民宿、农家乐、乡村诗歌俱乐部于一体的农创综合体。

  戴可杰说:“农产品的深加工,需要重视品质和品牌,树立新的品牌并对产品进行延伸,多一些这种创新思维,拓宽农产品产业链,很自然就可以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记者还了解到,在涌泉镇电子商务协会,目前有80%以上的会员主营鲜果销售,但也有一些年轻人开始尝试向种植业的下游发展,比如开始试水做蜂蜜、精油等产品。

  分管电商工作的涌泉镇副镇长朱灵飞告诉记者,每年桑葚成熟都能吸引不少市民前来采摘,“但是,采摘周期较短,生鲜运输不便,桑葚鲜果在电商的发展上受到了掣肘,而果酱等桑葚深加工的出现,给果农‘触网’带去了新的思路和想法。”

  近两年,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给当地传统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目前,该镇从事电子商务的个体有1000多家,去年建立的涌泉镇电商协会,目前协会成员已有188家,去年涌泉蜜橘通过电商渠道卖了2亿多元。此外,该镇已有农村电商服务站3家,并有20多家快递企业在当地设立了服务点。(郭邦)